您的位置:山水旅游黄页 > 旅游攻略 > 美丽的年宝玉则,美丽的年宝湖

美丽的年宝玉则,美丽的年宝湖

青海夏都国际旅行社 | 发布于2007-05-13 11:06:00 | 来源:转载 | 目的地:果洛
穿行于西藏、新疆青海甘南,又从川西一路南下到成都,历时五个月。事先没有想到的是,这一段长长的路上,留给我最深印象的竟是青海久治的年宝玉则。我想不出字眼来形容它的美。年宝,是超凡脱俗的。

年宝玉则也称年宝叶什则,是“三果洛”(昂欠本、阿什姜本、班玛本)的发祥地,虽然它的主峰海拔只有5369米,由于青南高原的地势和气候,仍然终年积雪。年宝玉则的主峰并不像很多其它雪山的主峰那样被众星捧月般烘托在蓝天之下,它周围的山峰高度都与其接近,簇拥在一起像片片花瓣绽放开来——只有到它的身边亲眼看过你才会知道,那是怎样圣洁美丽的一朵花……

关于年宝玉则山区的海子,《国家地理杂志》上说有160多个,而按照久治县旅游局的实地考察统计和当地藏族老乡的说法,较大的海子有16个,除了众所周知的仙女湖、妖女湖外,还有日尕玛措、玛尔杂湖、玛日当湖等,星罗棋布的小海子则达300多个,为取吉祥之意号称360个,传说是由当年进藏时经过这里的文成公主流下的思乡之泪汇聚而成的。


在玛曲的赛马大会上跟藏族兄弟混了几天之后,8月18日启程奔赴久治。为了能有个好座位,也为了顺道参观著名的格尔登寺,我坐班车过久治而不入,先到了阿坝,次日一早又乘返程的同一辆班车回到久治(阿坝-久治75公里)。沿路找到位于县城(智青松多镇)中心十字路口的年宝湖宾馆住下,这似乎是全县唯一肯接待旅游者住宿的旅店。简单收拾了一下行囊便到十字路口下面的篮球场去找车。可能有点晚了,一辆车都没有。反正大阴天,先去逛逛寺庙也行,但是又下雨了。雨倒是不大,但是这样一来寺庙也去不成了,因为都在县城外,倘若走到半路雨下大了就比较麻烦了,月初在河南县城外的草原上差点被冰雹砸晕的情景还历历在目呢。去网吧也不行,因为全县停电。

在十字路口徘徊了一阵终于想起一个地方——旅游局。网上关于年宝玉则的信息少之又少,不妨去咨询一下。按照网上登的地址找过去,才知道旅游局已于一个月前搬到县政府大楼去了。好在县城小得很,溜溜达达一会儿就到了。颜杰局长陪人武部的人进山了,接待我的是热情的藏族小伙儿仁青,汉话说得非常流利,说我来的正是时候,8月是年宝湖最美的季节。我自然是把脑子里关于年宝玉则的所有问题都问了一遍,仁青倾其所知相告,可惜的是他也只去过仙女湖、妖女湖和另外一个海子,知道的也不是很多,一个劲儿地说要是他们局长在就好了。颜局长进年宝十几次,最长的一次在里面转了一个多月,可以说是最熟悉年保情况的人了,那本旅游局刚刚从成都印刷回来的年宝玉则宣传画册,里面的照片大部分都出自他的手。

由于没有开发,除年宝湖以外,要去年宝玉则区域内的任何一个地方都只能徒步(或者骑马),而要将几个主要的海子都看一下的话,至少要在山里转六七天,这就需要雇请向导带路,还要租用马匹驮上一周的吃喝,对我一个人来说成本实在是有些过高,仁青也劝我一个人还是不要冒险。看着画册上那一张张照片,真想进山好好转转啊,我第一次为自己是独行而感到郁闷……

这一天雨一直没停,电和水也一直没有来。晚上我望着窗外默默祈祷,希望老天爷对我好一点,明天能云开雾散。

次日早上出门,整个县城笼罩在一片雾中,环绕县城的山峰也是浓雾缭绕。这里天气变化无常,谁也说不准半小时后会如何。造访旅游局的一个直接好处是得以知道去年宝湖可以采取搭班车的方式,从路口到湖边只需徒步四公里(此段海拔约在3950-4000米)。(从久治县城包小面到年宝湖来回150元,较大的客货两用车250元。)

在汽车站等了良久,终于搭上成都到大武的班车(通常会在7点半左右到达久治,8点左右发车)。久治县城到年宝湖路口,44公里高海拔柏油路,用时一小时,车费10元(返程时搭同一线班车,15元)。班车驶出县城,果洛高原的典型景色便展现在眼前,雄伟起伏、棱角分明的山峦,碧绿如毯、野花盛开的草甸,漫山遍野、不计其数的牦牛,蜿蜒曲折、蓝色缎带般的河道,还有那比西藏更蓝更纯净的天空,以及空中潇洒飘逸的白云和展翅翱翔的雄鹰…… 过了两个四千多米的山口后,车子驶过一个弯道,啊,正前方扑面而来的是什么?秀美嶙峋的座座山峰,银光耀眼的皑皑积雪,像仙河一样横亘在神山腰间的云雾,一切都那么清晰,一切又都似幻境,让人觉得自己仿佛正离开尘世奔向仙境。那一定就是年宝玉则!弯道驶过,仙境便消失了,我心里嘀咕是不是年宝湖路口已经过了而司机忘了叫我,跑到前面去问,还没有到。

等到了年宝湖路口下车,发现这个位置绝对没有刚才那个弯道好,但是我没有带帐篷无法露营,只有一天的时间是禁不起来回折腾的,那就直奔年宝湖吧。起先我是想快速奔到湖边,希望还能赶上拍到一张年宝群峰腰缠仙带与海子的合影,但是没走几步我的脚步便不由自主地放慢了,因为越往里走风景越美,我无法说服自己匆匆掠过这一切。一路左上右下地欣赏着山间的云雾和周围的景色,等我能再次看到年宝群峰的全貌时,它们腰间的云雾已经上升,将峰顶全部遮住了。即使这样,那里仍然是缥缈的仙境,时厚时薄的云雾不停地流动着、变幻着,年宝主峰和它周围的山峰若隐若现。

为了能有更好的角度欣赏年宝群峰的英姿,我离开通向湖边的土公路上了山,沿着山势向年宝湖行进,不想却因此绕过了年宝湖景区售票处,直到我看到一块碧玉般的海子已经镶嵌在脚下。其实这次真没想逃票,这么美的地方才收10元,比起西藏那些动不动就50、70元的地方真是应该交。(在旅游局的时候我问过仁青,年宝玉则以后会不会大力开发,因为实在有太多地方在被开发的同时被毁掉了,仁青向我保证,说最多再修一两条路,决不会有什么大动作。希望真的如此。)

年宝湖,也就是通常大家所说的仙女湖,又称西木措,的确是个让心灵澄明的地方。走在它的身边,你会忘掉一切尘世间的烦恼甚至快乐,融入那一片纯净和安详之中。我看到它的时候,年宝群峰上笼罩的云雾已经完全散去,蓝天、白云和雪峰的倒影清晰地映在水中。湖的南岸是年宝主峰区,北岸是两侧山间平坦的草甸,被盛开的野花染成一大片明快的黄色,东岸是嶙峋的山峰,我走在西岸的山坡上,头上脚下是一片花海,那漫山遍野的花啊,白色的和蓝色的高山龙胆,紫色的多花秦艽,鲜艳的大黄,娇小的贝母花,红嫩的沙棘,透明的蒲公英,粉红的小叶杜鹃,还有各种我叫不上名字的高山植物和花草…… 开始的一段山路还很清晰,踏着牧人的足迹一直向前,过几道小溪,走过一片湿地、绕过几座山之后,小路便越来越窄了,本来专叮牦牛的牛虻见有了新品种,纷纷冲过来往我的头上和脖子上猛扎,刚开始我还抬胳膊轰几下,后来干脆随它们叮,就当自己也是一头牦牛吧。

随着太阳与云的不断变化,湖水呈现出不同的色彩,碧绿、浅绿、天蓝、湖蓝、深蓝、奶黄、蓝灰、墨玉,有时则是同时具有几种颜色,像一块缤纷剔透的调色板。周围山峰和云的倒影也随着光影的变换时有时无、时而清晰时而朦胧着。但不论怎样变化,年宝湖始终是那样的静谧、安详、纯净,那样的直直映射进你的心灵……

可能是我一路流连顾盼走得慢,走到垭口下面已经13:15了。据说上到垭口就可以看到主峰南侧那位风姿绰约的“妖女”(虽然只有一天的时间想去亲近她是不可能的),但是久治——大武线上来往的车辆非常少,我站在垭口下面考虑再三,担心出去晚了搭不到回县城的车,最终还是忍痛下撤。不甘心啊!

往回走,过了一条沟后越走越窄,脚下几乎看不出有路,坡度很陡、草很湿滑,我才发现不是上午上去时走的路,但是已经走了一半,退回是决无道理的。此后的半个小时走得真是有点提心吊胆,失足下去的话断然没什么活路,呵呵。想来我看到的依稀印记是牦牛而非人类留下来的吧。终于绕过了这座山,在半人多高的灌木丛里一阵乱钻,总算又找到了小路。这一天当中,除了一位进山找马的藏族小伙子(他竟然会说汉语)之外再没碰到过其他人,无限美景任我独自享受,舒服:)

出山又下到湖边转了转,四点半了,该和美丽的仙女告别了。路过售票处,小伙子问:你去妖女湖啦?!他一定是看我这么晚才出来,认为我爬到妖女湖那边去了。我悻悻地答着“没有”,心里恨恨的……

钻了一天的草地灌木丛,浑身上下被咬得奇痒无比。晚上检查身上的咬痕,破的,肿的,流血的,小腿上最多,秋裤是白穿了,也不知道都是什么咬的,不过草丛及膝、灌木丛齐腰,被咬也是正常的,没有遇到毒蛇算我很幸运了,呵呵。

短短一天的行程,我只是看到了年宝小小的一隅,只看到了它脚下的一个海子,那云海幻化的妖女湖、神秘的死亡峡谷、靓丽的日尕玛措、深沉的玛日当湖,那些晶莹剔透的冰川悬壁、哈达般从天而降的瀑布、清澈纯净的涓涓溪流、嶙峋张扬的奇峰怪石,都只能等待下次了。下一次,我不做独行侠,我要组织人马进山狂转……

中国 青海 久治 年宝玉则 那个让我念念不忘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