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山水旅游黄页 > 旅游攻略 > 黄河源头-玛多

黄河源头-玛多

青海夏都国际旅行社 | 发布于2007-05-13 11:02:00 | 来源:转载 | 目的地:玉树
天生爱做梦的我,打小就有个一系列关于黄河的心愿:看黄河水、去源头、去壶口、去入海口,这次要完成心愿之二:去玛多看黄河的源头。

  其实玛多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河源。黄河、长江、澜沧江均发源于青海玉树藏族自治州,这里是三江源,黄河真正的源头是玉树曲麻莱县的约古宗列曲,因为源头流水大部分在果洛州境内,而位于果洛西北的玛多县是黄河流经的第一县。

  去车站买22号到玛多的车票,居然给告之短途不提前售票。知道玉树到玛多有多少公里么?330公里!青海,以这样的方式告诉我它有多大。

  早晨我和同伴终于还是搭上了从玉树到玛多的长途班车,这班车是我们出行以来乘坐的最豪华的客车了,票价50元,比四川的票便宜多了。

  习惯性的不按时发车并不因为这里是州府就准点了,本该8:30的车到9:30才出发。再过歇武县,经海拔4453的雁口山。一路走来都是天长地阔的草原,天空的乌云压的很低很低,给了我们不一样的草原景色。

  后排知道我们是来青海看景的,便一路热心的当起了导游,在翻越著名的巴颜喀拉山口(海拔4824)后,他指点着路边的大大小小的水凼凼告诉我说这就是星星海。因为天气的缘故 ,星星海里的水又黄又浑,周遭还有残雪未消的痕迹,全然没有国家地理上的美丽。

  330公里走了差不多6个小时,在下午2:30抵达玛多黄河第一桥,宣告我们到达目的地了。玛多海拔4300多米,比号称“高原之城”的理塘还要高出100多米,幸运的是我和同伴这次连一点高反症状都没有,奇怪的我们常常互相问:这里是高原吗?然后大笑。

  未到玛多就被车上的告之,最近3天天气都非常不好,最好不要去河源了。的确这天让人非常郁闷,还在下着毛毛雨。同伴玩笑说他直接西宁了,让我一人在玛多发呆去吧,我说好呀,你走吧,明天天气好起来谗死你!我们商量只要不下雨,管她天气怎么阴沉我们还是按既定方针办!

  也许在巴格玛尼经石墙虔诚的祈祷起了作用,第二天5点多跳起来一看窗外一轮红日喷薄而出,天助我也!6点半我们包的车来接我们了,我的预感非常准确,那位老外澳兄果然身体不适,倒床不起,少了一人给我们分担那600元了,三个女人嘻嘻哈哈地骂着那老外开始出发了。

  从玛多县城到景点的距离大概只有90多公里,但足足开了4个小时,刚开始一个钟,路还不错。那这片无人居住的草原上,我们看到了水草肥美的高原牧场,也看见了土质沙化、荒草稀疏的荒滩;挺拔在高杆上的孤鹰默立着审视着周围的一切,在它眼皮底下的草原鼠飞快的流窜而过,我们惊叹着奔跑的黄羊、野驴、也惊飞了成群野鸭、野鸟,居然还看到了一只黄狐,我还一直感叹怎么不是白狐啊。

  越走路越差了,我们的吉普车在坑坑洼洼的土路上摇头晃脑着前行。可以说这一路都是颠簸之旅,但也没这么颠簸过:屁股和座椅不停打架,而且屁股一般都给彻底溃败;头和车顶激烈的争论着,而头总是给车顶击打。坐在2020后排的我和阿米,更不时的跳起落下,哇哇大叫,然后哈哈大笑。三个女人一台戏,我们颠并快乐着。

  2个多小时后,扎陵湖如一块蓝绿色的碧玉照亮我们的眼。这就是黄河源头的活水吗?如此的清亮、湛蓝、大气,正配得上黄河的磅礴气势。

  车又继续的开了一个多钟,翻过了2个山头车还是行走在扎陵湖边。车到了措哇尕什则多卡寺前的山坡上,越野车咆哮了一阵,师傅说上不去了坡,你们自己去牛头碑吧。也好,我们早给颠散架了,正应该走走把各零部件归位。

  此刻快11点了。抬头,看看山顶,目标明确,走吧。

  中午的阳光灼人,狂风刀子般割人,遗憾我的“份量”如此之重,让我不能实现随风吹落扎陵湖,再向东入鄂陵湖,然后一泻千里流进大海的梦想。

  我不想赘述攀登海拔4620米山顶的艰辛,我也不想埋怨那年轻司机偷懒不开我们到顶,因为此刻的回忆已经不再是那些辛劳,而尽是美好。

  过了约莫一小时我们先后到达了“探访河源活动纪念碑”。再次抬头望上望,牛头碑还在遥远的尕泽山顶,泛着黝黑神秘的光泽。我们没有说话,也没有力气说话了,一个手势:继续,这个是唯一的路了。

  我们沉默着走着,沉重上呼吸着,终于走上尕泽山顶牛头碑前:左望,扎陵湖就在山脚下,碧绿草原上措哇尕什则多卡寺如同一个小点依偎在水平如镜的扎陵湖旁,墨蓝色的湖水与天连成一线,天上一朵云,水里云一朵。右望,蓝色的鄂陵湖则离山头远一点,像个害羞的美丽女子,远远的静静的。

  扎陵湖和鄂陵湖相差二十公多里,是黄河源头两个巨大的高原淡水湖泊,这是青藏高原最大的姐妹湖,是黄河源区的水流汇聚之地,姐妹俩在次汇聚成河,一路向东,涌入黄海不复回。

  在两湖之间的海拔4620米尕泽山顶上,耸立着三块碑:探访河源活动纪念碑、香港回归纪念碑和牛头形“黄河源纪念碑”,也就是我们说的牛头碑。

  象征黄河源头青铜铸的牛头形“黄河源纪念碑” 耸立在顶峰,气势雄伟。碑上刻有原中共中央总书记胡耀邦和十世班禅大师的汉藏文题词“黄河源头”字样。

  “黄河是中华民族的摇篮,黄河流域是中国灿烂的古代文化发祥地,黄河冲破高山峡谷,荡涤历史沉渣,浇灌中华大地,直下东海,一泻千里,黄河的精神,是中华民族的精神……”在蓝天白云之下,高山平湖之上,那凌厉的风让五色的经幡发出猎猎的声音,这牛头碑的碑文再一次激起我们对黄河的热爱之情,检一块石头郑重的放到玛尼石顶,祝福我们的国家,祝福我们的母亲河,祝福母亲河的子民,祝福我们的兄弟姐妹。

  一段路走的愈痛苦、愈艰难,就愈难忘。回望来路,我知道这段遥远而艰难的路将永远铭刻我的记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