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山水旅游黄页 > 旅游攻略 > 岩松看台湾摄制组聊台湾行实录

岩松看台湾摄制组聊台湾行实录

yanzi | 发布于2006-08-04 15:18:00 | 来源:转载 | 目的地:
  新浪网邀请中央电视台著名节目主持人,《东方时空》“岩松看台湾”特别报道组主播白岩松、策划王立明,与新浪网友共同分享台湾之行的收获。

  主持人小马:各位亲爱的新浪网友和新浪UC绝对现场的朋友,非常高兴你们光临新浪嘉宾聊天室,我是主持人小马,现在晚上七点多一点,坐在我身边的两位嘉宾将和大家将进行一个小时的交流。大家非常熟悉、非常喜欢的中央电视台主持人白岩松白老师,欢迎您作客新浪。坐在白老师左边是《东方时空》主编王立明,同时也是我们聊的主题“岩松看台湾”特别报道的策划。

  我知道网友留了很多问题,大家别着急,一个小时的时间是留给你们的。先向白老师抱个歉,因为现在马上就要进行的中国足球队和日本足球队的大战要开始了,我知道您非常爱看球,把这个时间给冲了,不好意思。

  白岩松:没关系,本身日本队0:1输给朝鲜之后。从中国队的立场上来说也缺了很多人,郑智、肇俊哲、李玮峰被拿掉,千万不要把一场足球比赛升华到什么地步,是无数场中日足球比赛中一场而已,耽误了也就耽误了。

  主持人小马:您不是特别看重这场比赛?

  白岩松:不看重。

  主持人小马:我们网友关心很多,看到网上的标题,就挺给劲的。

  白岩松:可以说更狂妄的中国,也上了很多为2008准备的队员,类似陈涛等等,千万别这样,我觉得中国是一个大国,大国一定要有一种大国的心态,大国的心态就是那种面对一场这样普通比赛的时候就把它普通化好了,才是大国心态。任何一场比赛都被你升华到世界大战地步的话,咱们已经改革二十多年了。

  主持人小马:先跟各位网友说明一下,不是请两位老师点评足球比赛。今天我们聊的主题是前一段时间非常受欢迎,收视率很高的节目,影响力很大的“岩松看台湾”,两位都去了,走了一大圈,给我们带回来很多节目。想问一下白岩松老师,刚才我们说到球,你觉得应该是平静的心态去看待,当初去做这个节目之前带一种什么样的心情去的?

  白岩松:我觉得同样是一种平静的心态,非常平静,因为这种平静来自于其实大家会觉得这是连战、宋楚瑜来到大陆之后,然后中央电视台又去了。不是,我们申请在3月份就已经提出了,那个时候我们纵有千般想象力也没有想到有连宋行。从媒体的角度,我们是媒体人,媒体人做这样的节目的时候归根到底是做节目,不要把它也升华到什么样的地步,我觉得同样是平静心去的,但是我这种平静可能还有第二个因素,我是第二次去台湾,不是第一次,第一次的时候的确内心会有些不平静,第二次已经脱敏了,他是第一次去这种感受会更深一点。

  王立明:因为我是第一次去,我记得当时在节目进行策划的时候我们曾经做过一期关于台湾旅游的这样一个节目,我们那期节目就想做一个网上调查,就想知道大家对台湾到底了解多少,后来才发现我们了解的非常少,虽然台湾离我们很近,就在我们身边,但我们对它知道的非常少。比如我们就从附近小学拿到小学课本,那上面有关于阿里山日月潭的介绍,最关键的是,让我感触很深,在课后的习题,老师是这样写的,“请闭上眼睛想象一下阿里山日月潭的美丽”,我们都觉得,我们怎么对台湾的了解这么少呢?我们可能因为政治的原因,可能把台湾想象政治因素很多,实际上台湾很多东西我们都不了解,特别对于我来说,我第一次去,我觉得带着大家一块去,走进台湾去了解台湾,可能是这方面的想法比较多。

  主持人小马:我觉得王立明说的特别实在。在这问一下在线网友,你们对于台湾是什么印象?你们对于台湾的了解又有多少?是不是像刚才王老师说的日月潭这种感觉浮现在脑海中,希望看到网友的答案,会把这个答案转告给我们嘉宾。

  网友:节目我看了,非常少。我最关注的是台北故宫博物馆里面的水晶白菜,是从大陆带过去的,我印象非常深刻,是无价之宝。

  白岩松:台湾台北故宫博物馆有三件镇院宝:毛公鼎,有四百多个铭文,发现以来是最长的,你就知道它的价值;东坡肉和翡翠白菜从文物角度来说它的文物价值并没有人想象那么高,但是白菜、肉和老百姓切合关系很高,比如我们拿到一把宝剑多么珍贵,它和你日常生活不发生关系。但是东坡肉、翡翠白菜跟老百姓生活关系太大了,因此来故宫博物院的人都看它。从本身来看台北故宫博物馆有很多都非常精采。有一个细节,容易运走的都运走了,比如画,在中国各个朝代里最经典代表作70%、80%都在台湾故宫博物馆。我跟他们开一个玩笑,故宫博物馆,故宫博物馆,最重要的是故宫本身这个带不来。

  网友:这次去台湾,台湾民众的反应怎么样?对你们去采访他们的态度怎么样?

  白岩松:我很强的一个感觉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为什么这样说?不是孤立放在海峡那一边的台湾民众。我举一个例子,我们去台湾县永和豆浆发源地,这个发源地在小的饭堂里面其实远远不如大陆的永和豆浆做的像大陆那么大,但是有很多台商议论我们:中央电视台,总看他们的节目。认出我们,已经到大陆做投资,他是台商很熟悉你。隔一会我们碰一对夫妇,妻子是天津人,老公是台湾永和镇的人,他们在澳大利亚认识,还有在夜市,来自北京,贴近度非常强,不是很冷淡。

  主持人小马:他们会主动上来跟你们打招呼、说话吗?

  白岩松:会,我们好几次碰到都是主动遇到,我们到机场就是主动遇到,坐飞机就已经知道了。我们节目也会通过连宋行,包括包机直航,东森已经播出了,彼此之间已经很熟悉。

  主持人小马:没有很陌生的感觉。

  白岩松:对大陆来说恐怕更陌生。因为你算一下,每年台湾来大陆的人三百多万人次,我们呢?加起来就几百人,旅游,仅仅以旅游身份去的几百人,但是以文化、体育交流稍微多一点,但这是严重不对等的数字,因此你去台湾他更熟悉你,但是我们不熟悉台湾。

  网友:我舅舅在台湾,但是我对台湾非常不了解。

  主持人小马:我心有同感,因为我老爷的弟弟在台湾,回来过好几次,有在一块很亲的感觉,但是还没有机会去,希望快一点去看一下。

  说到节目我想大家在电视里包括在网上都能看得到专题节目,我们新闻中心也做了一个专题大家可以点击一下非常详细了解这次他们的行程及感受。今天请两位来主要跟大家聊一聊天,另外想听你们说一说在节目中看不到的东西。这些是大家非常感兴趣的。先问一下王立明,因为你是策划人,做这期节目去之前是想做成一个什么样子?做完了以后有什么不一样?

  王立明:刚才岩松也说到了去之前我们策划没有想到有这么大影响,这是出乎我们意料之外的,我们节目做策划比较早,三四月份开始做,本来想五月份成型,但是突然连宋大陆行,我们被推迟了,没想到他们来了之后又掀起一种台湾热,有专家说今年是台湾年,我们采访变得非常的重要,或者说是非常的必要,感觉是很独家的感觉。

  白岩松:需求增大了。

  王立明:本来一开始想跟东森聊一下合作问题,没有想到做这么多采访。后来我们想既然是已经成型了,这个机会一定要把握住。应该说超过我们能力的,采访的时间、经历都不怎么允许,列出很多采访的人物和话题。播出之后,因为它比较集中,而且台湾应该说主要的社会精英还有一些话题我们都涉及到了,所以说等于是集中的在《东方时空》推出来,有这么大反响,很多人都很关注,这是出乎我们意料,没有想到这么大。

  白岩松:另外是海峡两岸一种支持,我想这个不用说了,要感谢太多了。另外还有一个计划中和计划外。其实当你出发的时候作为一个新闻人你会有很多计划中,比如要采访十几个人物,要做很多事情都成功了,因为他们一听是大陆来的都同意接受采访,这一点是非常难得,东森也帮了我们很大忙。但接下来还有很多计划外的,比如张锡铭的落网,当然计划中也有,比如国民党主席的选举,你能预测到;计划外,尤其后两天台风一下又获得这么多关注,使得采访分红很大,百分之百使劲获得120%的回报,尤其一场台风不仅关注台湾,同样很快台风从台湾一过去就到福建,而且海棠就是大陆起的名字。

  主持人小马:听您这么说,作为一个新闻人大家对您很熟悉,熟悉您在电视机前镜头那种感觉,听您在那说,作为一个新闻人来说,碰到这种分红我们应该说是很亢奋的一件事情。

  白岩松:举一个开玩笑的话,我在台湾不断说,当时台湾有我很多同行,东森的:怎么这么兴奋,看见台风。我跟人家讲,对不起,似乎有点拿灾难当兴奋的感觉。不是,因为一个新闻人,从来没有机会遇到过台风,十级风的概念是没有的,更不要说遇到十二级风,又是台风,马上又有直播的各种技术条件,并且可以不断的往回发直播,对于一个新闻人来说这种挑战和这种刺激的兴奋度是很高的,因此我不断跟台湾同行道歉,不是面对灾难我们露出一种什么样,不是,这是新闻人同感,台湾电视人同样如此。

  网友:今天下午看电视了,岩松拍台风的时候很辛苦,眼睛都闭上了。

  白岩松:当时王立明用另外一个摄像机,拍纪录片,纪录下来这个东西。

  王立明:电视上已经很清楚了,实际上比看到的还要猛烈,如果你在150斤以下你很可能找不到人了,你看他们做直播的时候他们都是顶着风,不能顺着风,顺着风就跑了,顶着风身体是倾斜的,不是90度角,而是80度,因为风很大,我特意拍一个镜头,他们两个人不是直着,而是斜着。

  白岩松:你要找到一个最好的角度,首先在台风中做直播,平常我们应该有要求的,怎么能叉着腿说话,但是台风中必须叉开腿,这样会稳定一点。风跟雨夹在一起打你的脸,我闭着眼做直播,我还有眼镜挡着,你也可以,就那样也睁不开眼睛。幸福的是我们第一次碰到台风,觉得并不可怕,但回过头很可怕。

  王立明:12级风,很容易吹倒广告牌或者树杈砸到你。那个时候台湾当局号召台湾百姓抵御台风最好方式就是把家看好,别出来。

  白岩松:街上根本没有人,我举一个例子就明白了,电视发上公告你可以把车停在高架桥,说明高架桥在那个时候不起作用,只是一个停车场。

  主持人小马:我记住了,张羽问一下你交通状况,你说都停运了。

  台湾话题我们就说到这了。

  网友:我特别想知道这次采访中有没有碰到不顺利,让你不太愉快的事情?

  白岩松:首先有一个,时间太紧了,你想要的东西太多了,想要的东西非常多。比如说台北的故宫博物院,这是有史以来第一次对大陆的摄像机开放,以前从来没有过。但不巧的是恰缝台北故宫博物院装修,2/3的馆没有开,画我们只是远端拍了一下。只是破例了,连台湾媒体都不允许拍,剩下2/3装修,明年才开馆,这个遗憾很大。比如李敖先生,本来我们都联系好了,我们都预约好了,老爷子打点滴,住医院了,毕竟七十多岁人了。

  王立明:我们在台北呆七天,想多呆不允许的,像李敖没有办法,不能等他病好了,很遗憾。好多人没有采访到,都是计划之中的,都是因为有重要的临时会议,所以这也给我们再去留下一个悬念。

  白岩松:林青霞同意接受采访,但等我们离开台湾的时候第二天她才回台湾,我们的证件是有规定明确的日期的,十天内必须离开台湾,这是台湾的要求,但是我们因为遇到台风,飞机停航了才多呆了一天。

  主持人小马:老天留人,也不错。

  既然说到人物了,知道这次采访人物也不少,连战、宋楚瑜、陈文茜,刚才说到李敖我想到陈文茜,因为陈文茜去年来过新浪网,很有意思,网友也很关注,给我印象很深,觉得特别精神那种感觉。

  白岩松:你开个头你就可以出去了,剩下一个小时她就负责了。

  主持人小马:你在采访陈文茜的时候也是这样吗?

  白岩松:没有,我们交流非常多,但的确陈文茜的口才非常好。包括《新周刊》上也有她登的文章,我也跟她说了,她有一句话,我不能只让台湾2300万人认识我,我还得让大陆13亿人认识我,快了。

  主持人小马:另外说到陈文茜,我记得你问她说北京怎么样?感觉怎么样,说了非常感性的话。

  白岩松:不是一般的感性,后来说北京是一个带有沧桑等等很多,像个男人,我问她如果把北京变成一个男人的话,是不是单身的你特别想嫁的那个男人?她说是啊。我觉得其它的都不用说了,就这一个“是啊”就证明她对北京的感情。

  王立明:她那句话我记得很清楚,她形容北京是一个布满沧桑但是却有温柔表情的男人,这句话信息很多,很有味道,她喜欢北京这样的男人。

  主持人小马:跟各位网友再说一下,我们经常在网络访谈中会这么说,因为来自各地,并非我们三个人都在北京呆着。

  白岩松:我内蒙,他天津河北的。

  主持人小马:我是南方,浙江的。每个地方都非常好,感觉特别深。说完陈文茜我们再说说连战,连战和宋楚瑜访问大陆的时候我们也在网上做了直播大家关注度非常高。人都说在网上网民以娱乐为主,但关心国家政治人物的网友也特别多。

  白岩松:我们采访连战是14日傍晚,16日国民党主席选举,因此14日傍晚接受采访,他投完票就去美国,免得谁当选谁不当选。政治的话题不谈了,连战一个最直接的感受这是一个非常实在的人,非常非常的实在,其实过去在台湾的时候很多媒体会认为他比较木讷,但是这次大陆行的时候连战得分太高了,因此现在国民党的支持度是34%,民进党19%,你就可以看到连战大陆行所带来的直接后果。因此所有人都在劝他,您继续干吧,但是他没有,于是国民党主席选举继续进行。他实在到什么地步,我问他,一直这么忙,退了之后会不会很不适应,他的回答很有意思,我就没有过闲的经验,因此我非常的没有经验,我都不知道真退下来之后我会怎么样,我要去学习。你看他这样一种回答。

  王立明:而且在采访结束之后,每个人送给我们一套碟,就是讲台湾历史的,历史上的台湾和今天的台湾,是他女儿亲手做的。他女儿是做电视制作,但是没在台湾做,怕互相影响,在国外做这个电视。亲手把这套碟给我们的时候,我们觉得连战跟台湾的那种联系,真是水乳交融的一种联系,包括他的家族给台湾做出的那种贡献,在台湾的影响,包括他对台湾的那种感情。那套碟我回去也都看了,做得非常好。

  主持人小马:这个礼物很有意思,他来的时候我们网友也送他礼物了,我看你在采访他的时候还问到了。

  白岩松:对。

  主持人小马:新浪将网友的诗作整理成册,在北京饭店赠送给国民党访问团。当时国民党副主席吴伯雄出面接受了新浪网赠送的诗集,最有名的就是《娘,大哥他回来了》。

岩松看台湾摄制组白岩松、王立明聊台湾行(2)
岩松看台湾摄制组白岩松、王立明聊台湾行(2)
资料图:新浪执行副总裁新浪热线总经理蒋显斌(左)与国民党副主席吴伯雄(右)


  白岩松:我问他了,他说都给我搜集了,给了我,有接力棒的概念。对新浪来说把它搜集整理完了之后交到吴伯雄手里,这次我们到台湾求证,接力棒不仅到吴伯雄手里,转给他,评价很高。整个大陆老百姓对他的感受,他非常深刻。

  王立明:最真实的民意。

  主持人小马:现在时间过了一半,我们今天请两位嘉宾过来,不光是我代表网友跟你们交流,还有让我们网友直接来跟你们互动的环节,你们待会儿会看到他,也会听到他的声音,听一听他看了你们的节目,印象是什么?

  网友:白岩松您好,我是绝对现场的一位聊友,非常喜欢你的节目。

  白岩松:谢谢。

  网友:这次看到你到台湾去采访,也经历了那么多风险,非常担心你们。今天想提一个问题,你对台湾的感觉怎么样?你回来给家人带什么礼物没有?看一期关于你台湾行的节目,有关于台湾的小吃,你能介绍一下最好吃的小吃是什么吗?你最喜欢的那个小吃。

  白岩松:谢谢你。西门汀是在我们罗大佑歌曲了解到的城市,其实路上我俩一起聊,下次去台湾一定要到歌词里的地方,西门汀是一个18岁以下孩子的聚集地,跟东京的新宿一样,它是一个非常时尚的年轻地方,我专门把那条街简单走了一下,但是我在那买了一个非常不时尚的东西,买的是民谣,台湾的民谣的木吉他,那批人合辑,当时卖唱片的人非常惊讶,你还知道他们(笑)。

  但是它是一个比较哈日的地方,西门汀这个名字大家能听出来,另外时尚流行的确跟新宿有接轨的地方。小吃我印象最深的,最好吃的东西一定是你没有吃到的东西,我那几天一直闹肚子,别看我在电视当中又是胡椒饼又是什么,秀芳领着我们买芒果冰,但是我闹肚子我怎么能吃?对着镜头做吃状,我猜想在我印象中最好吃的就是没有吃到嘴里的芒果冰。

  王立明:我吃到芒果冰了,但是我觉得芒果冰最好吃的,芒果特别厚,我们大陆吃的芒果尽管很大,芒果很薄的,但是没有想到芒果冰肉特别厚,我想多大的芒果才会出那么多肉,那个最好吃的,排队买。

  白岩松:刚才还谈到买什么礼物,基本上没有时间买礼物,给自己买的是一些唱片,很少,你像我买到一套凤飞飞的,那这很少了,还有一套校园民谣的合辑,还有林梁乐,很多人不知道,这是一个非常中性化的歌手,后来还有潘美辰,但是我们主要买的礼品在台湾故宫博物院。我说实话,我已经不止一次的跟我们的故宫博物院负责人提过这样建议,要把故宫里这些精采的和几乎是让人那种文化感那么强的文物带回家,给他一种贴近性,多好。他会把所有著名的中国画都复制下来,折合人民币一百多到五百之间,都是裱好的,做成鼠标垫,各种各样,总体不贵。如果我们故宫博物院把产品开发到这么大范围,慢慢会比门票钱挣得还多。

  主持人小马:而且对于文化传承意义特别好。

  白岩松:它可以让这么宝贵的东西进你的家,说句良心话,我们来的路上说,我们实在忘了,今天太忙了,刚出演播室没有卸妆,原本给你们准备了两个名画的鼠标垫,这是一幅名画。

  主持人小马:白老师您答应我一件事,下回我们请您来您得带来,我们送给上来提问的网友。

  白岩松:拿出四个来,给你们留一个,给人家送三,但权利交给你们。

  各种名画做的鼠标垫,你要想象成品只这么一点,太丰富了,纪念品。

  主持人小马:替我们新浪网友谢谢两位。

  白岩松:刚才那位小姐就应该送她一个,因为是她的话题引出来的。

  主持人小马:刚才那位网友请跟我们管理员联系,您将得到两位从台北故宫博物院买回来的名画鼠标垫。我真羡慕你。

  白岩松:刚才说了,有你的。(笑)

  网友:我有一个看法,认为台湾很多中国古代文明比大陆某些地方做得更好。

  白岩松:各说各的,我先起一个引子。我举一个细节,秀芳,台北东森电视台主播。有一次正好赶上国民党请我们吃饭,是国民党中央秘书长请我们吃饭,她的岳父在场。当岳父提前走,她是儿媳妇,结果她一早就放下了筷子,一直在等着,当她岳父说要走的时候,她从桌子那边跑过来,把衣服拿上,一直等着岳父把衣服穿好,再送走。这是中国历史,家族里面非常有礼仪的,我一瞬间就想这个事情,我们有多少儿媳妇这样对待自己的岳父?

  王立明:我可能更感受到台湾那种现代,因为我比他年轻一点,我可能更关注的是那种城市的现代化,包括101高楼,包括邓丽君幕,那也是一种文化。邓丽君幕旁边有一棵树,本来我们都已经走了,忽视那棵树,后来我们看到那棵树全都是世界各地人给她的留言,“怀念邓丽君”、“我只在乎你”,当留言被风吹过,雨淋过,你感觉到对邓丽君的怀念,自然而然想到邓丽君对我们的影响,或者她歌声的优美,感觉对邓丽君的纪念也是对传统文化的一种回忆。

  白岩松:我们去了没几天的时候在报纸上看到一条新闻,余光中很多大学教授联名开了记者会,要求保护中文,保护中文教育。即使这样我们会听到很多新闻说台湾的去中国化等等,但的确在台湾有很多老教授,老的知识分子包括年轻一代也会对中国的文化非常在意。但是当时我记得,昨天节目中我说过这样一句话,从余光中先生那出来以后我非常踏实,但是再走了几步以后有点不踏实,他之后是谁?不仅是台湾,包括大陆,现在西风东渐的过程中我们丢掉太多东西,一版一版看见现代汉语辞典里面不断加进新的词汇的时候我们想到传统的东西在消失,不仅台湾,我们也面临这样问题。

  王立明:台湾中小学中国传统文化教育搞的非常好,女红,我们采访计划中有这一部分,但因为正好放暑假,我们没有采访到,本来采访有专门针对这么一个话题的。

  白岩松:这是我们一个遗憾。

  王立明:包括去大学,我们也想去台北的大学,没有时间,留下一个遗憾。

  主持人小马:一说到遗憾,刚才开始之前聊了几句,还说到,很多素材还没有把它做出来,大家看到节目只是说这一拨的节目,一个特别报道的节目。

  白岩松:主体上来说播完了,拍是大量的,变成节目的时候节目毕竟是有时间限度的,的确有很多东西没有出来。我们再会有一个纪录片,也会再整理一本更加详细的书,基本上不删节的,所有精采的都有。

  王立明:人物采访完整版,就会在书里面披露出来,非常精采。

  白岩松:更重要的是我们还都有下一次和无数下一次,不止我们。我们这一回真的没有,说句心里话,没有仅仅当成《东方时空》或者中央电视台记者,你是大陆媒体,有机会在十天里面这样做,我们希望这样做。现在新华社和人民日报还不让去了,我们希望将来更常态。

  网友:什么时候我自己能去看一看最好了。

  主持人小马:不光只是看报道,自己亲身感受一下。

  白岩松:前几天陈文茜给我打电话,我跟她提的一个非常重要的醒。她问我,她说有一些老板问,说大陆的游客去了会购什么物,会不会去他们很有名的温泉饭店泡温泉。我说你突然提醒了我,当旅游即将开放的时候,如果台湾不能更多到大陆宣传你们的旅游资源,请问旅游者为什么而去,他为什么会选择这个东西?所以互动、互相了解真的是太重要。否则今天批准你去了,让你立即拉出一个日程来,你拉不准。

  王立明:你只知道去阿里山、日月潭。

  白岩松:但是我们不能打击这种概念,阿里山毕竟在我们心目中这么多年,去肯定还会去,但一定别仅仅去这。

  王立明:台湾人最想去垦丁,还有花莲。

  主持人小马:白岩松去过两次,王立明去过一次。在线给我们网友推荐台湾的旅游路线或者精品景点说几个。

  白岩松:立明先想,先让去过两次的说。首先台北故宫博物院一定要去的,对比那种感觉很有趣。接下来你当然要去诚品书店,那是一个非常有味道的地方。然后101大楼可去可不去,我觉得对于这种现代化的东西倒无所谓,今天它世界第一高,上海已经批了,过几年,四五年建起来之后又成世界第一高。去淡水看一看,邓丽君墓很远,但是那种感触。

  网友:如果喜欢邓丽君一定要看的。

  白岩松:她的墓地不间断放邓丽君的歌曲,我一上去听那首歌“好景不常开,好景不常在”,是在反映邓丽君。还有垦丁、花莲都可以去,这些地方是比较有代表性的。

  王立明:其实我这次去台湾印象最深还是花莲,花莲那个地方其实景点只有一个泰鲁阁,是大峡谷,还有一个是慈济,证严居住在那里,每天证严跟志工们在一起交流心得,讲他的所感所悟,那个地方对你的人生观,对你的心灵上产生震撼。

  白岩松:这是台湾非常具有代表性的地方。慈济这一块,证严法师他们在做人间佛教。比如我举一个例子,慈济的补髓库挽救大陆这边很多的生命。台湾900多捐赠骨髓,91年洪水,证严法师就回大陆。不仅是大陆,还有9.11,现在四百万会员,天天在做帮助别人的事,任何一个人到这来都先不要谈钱,先把病治好再说。

  王立明:如果去日月潭,不会选择花莲,不是一个路线,一个在东边,一个西边,最好都去,如果有选择到花莲看一看很好。

  白岩松:风景,慈济这边是人心中的风景,你要去看。另外国民党总部大楼是开放的,11层,整个大楼你随便进,你看门口有人在那站着你一定会觉得有点不适应,其实它全面开放,里面连卡拉OK厅、餐馆都有,这一定是很多人愿意去的。刚刚打倒四人帮不久的时候咱们有一本书很流行,当时写这个叫草山,写蒋介石整个过程,其实扬明山、草山都值得去,有蒋介石经历在里面。另外几所学校,台大都值得去看。

  主持人小马:至少一个礼拜。

  白岩松:十天,他给的旅游路线恐怕十天。

  主持人小马:我看到不少网友非常感兴趣,可能跟我一样,刚才我拿笔小记了一下,真的希望尽快有机会能够去看一看。很多地方,比如云南、西藏、新疆,我们都去过了。

  白岩松:现在主要是不太对等。其实大量的台湾游客可以随意来。

  王立明:很多台湾人都来过一两次大陆了。

  白岩松:可是我们呢?

  主持人小马:说了不少内容,我看到网友有几方面问题,我总结一下。

  网友:我最关注两个方面,一个是台湾青少年你们有没有直接接触?因为他们哈日情况听说非常严重。

  网友:你们采访老兵了吗?

  网友:白岩松在台湾采访期间有没有真的让自己特别意外或者说有些心痛。

  白岩松:有。比如在采访柏杨的时候,85岁,我问到他关于回乡的事情,结果他一句话,“我们做不到衣锦还乡了,能不能平安还乡?”给我们的触动非常大,我起鸡皮疙瘩。我问他快乐吗?他说我一生没有快乐过,我们这种待遇能快乐吗?我们的境遇能快乐吗?他的孩子找到工作,他跳了一夜舞,喝了一夜酒,我非常羡慕他,我从来没有那么快乐过。你听到这样的话什么感觉?蒋孝严跟我们讲到,他跟蒋经国父子之前没有见面,唯一到了到棺木前,蒋孝严一直忍着眼泪,在大的历史格局面前人的家庭命运那么脆弱,即使那个人拥有重大权利,但依然无法见到自己的儿子,只能斜眼看着无法交流,就这种感觉特别的强烈,在一个大的历史面前,政治这个词有时候用起来很硬,用历史的时候你会感觉到家庭中很多脆弱和让你心疼的地方。

  王立明:还有一个兴奋点,忘了说了,因为吃不上饭,饿的(笑)。看我们节目感觉我们又吃又玩,实际上我们特别冤,有几顿饭,三四顿饭在车上吃的汉堡包,有几顿饭才想起中午没有吃饭,没有时间。

  白岩松:网友说你们很辛苦,千万不要用这样的词,用这个词对干新闻的人来说,你是干新闻的,你有机会,你遇到这种很好的机会,作为一个记者就要把它报道出去。没有报道出去才有问题,饭可以回来吃,觉可以回来睡。一点都不是在这装,或者怎么样,换你当记者你试试。遇到台风看你什么概念,一样的。当你带着很难拥有的机会去了台湾十天,谈辛苦这个词有点装,是真的。

  老兵我们见过几眼,首先我们算算老兵岁数,当时我们一次又一次路过老兵的住处。

  王立明:咱们采访永和豆浆的时候那就是老兵开的,特别想见见,后来知道老兵早去世了。

  白岩松:为什么有永和豆浆?一个山东老兵在五十年代退伍之后想吃家庭的豆浆油条,开了一家永和豆浆店,原来台湾没有豆浆油条,后来到大陆蔚然成风,其实是老兵怀念自己家乡的豆浆油条。永和豆浆店创办店反而没有在大陆创店,是别的人开的,是因为这个老兵山东人、河北人十几年前想回大陆开店,就吵起来,后来谁也没开成,新的继承人为此还感到郁闷呢。

  网友:怎么看待台湾娱乐节目的低俗化和哗宠问题?现在整个大陆电视节目也是朝这个倾向去了。

  王立明:正好台湾媒体在台湾也采访过白岩松,他也就这个问题回答过。

  白岩松:我是很担心新闻的娱乐化和色情化,我一点都没有用错词,在台湾新闻当中都会看到每天写上三集的画面。我举一个例子,当时林志玲受伤这是台湾岛内大新闻,第一条新闻是林志玲受伤被轮椅推出来,第二条新闻是台湾男士痛恨林志玲的主治医师,因为他摸遍了林志玲的胸,第三条新闻是盐水袋破裂,她的母亲出来澄清没有这回事。这种竞争他们底下都说觉得这种局面不对,但是你让谁改谁都不敢改,因为僵在那了,这样方式不好,但是慢慢用一种什么样方式让这种娱乐节目做得更有智慧。台湾有很多非常棒的节目,我还非常钦佩台湾很多同业人员,当你在日常的时候看到很多新闻,觉得有点色情化、娱乐化,但是当台风来的时候,他的感触也特别深。

  王立明:说到媒体,我看岩松在采访陈文茜的时候,陈文茜对台湾媒体的评论更像一个马戏团,每天都有一出戏,今天是林志玲,明天可能是竞选。但是在台湾经历海棠来袭之后,台湾媒体特别职业,我们到哪,直播车到哪,包括他们记者也是非常危险,那就是广告牌随时刮下来,但是他敢站在广告牌去拍,有的记者重180斤去拍都被刮倒了,眼镜找不到,他做新闻非常敬业、职业,非常快,可能一两个小时之后新闻就出来了,而且不停更新,每个时段有新的新闻上来,做海棠这个事之后,我就敬佩他们的职业感,他们在报道口径或者报道方式、观念上跟我们是有差别的,可能是受他环境的限制,但是确实在职业感方面,是我非常敬重的。

  白岩松:如果没有遇到海棠可能对台湾媒体打的分低一点,但是有了海棠之后分调高了,看到他那种敬业,看到他那种职业,看到他那种速度。但的确有值得海峡两岸三地共同考虑的地方,媒体到底什么是好,让老百姓喜欢,但老百姓喜欢的是什么?这个问题很难回答,不是太大了,的确很难回答,不让老百姓喜欢能行吗?的确可能那样东西收视率是不错,因此他不敢改,反过来当我是观众,我是不是也要问我自己我为什么喜欢看他?可的确我喜欢看他,这很矛盾,因此媒体要思考,媒体应该担起一定责任感,考虑受众前提下要往前走,要有智商,否则的话中文的新闻是没有前途的。

  主持人小马:这个话题我们说到这,就像刚才说的,不同受众有不同要求和关注点,网友也有不同的关注,有人关注刚才谈的那个话题,有人关注小吃,关心台湾的风情地貌这样的问题。听一听下面网友关注什么。

  王立明:不会又得到一个鼠标垫吧(笑)。

  网友:两位嘉宾好,这次“岩松看台湾”摄制组去台湾采访的时候播了很多新闻,在这些新闻当中有没有给你们留下印象最深的?你平时上不上网?有没有亲密的网友?支持网恋吗?

  白岩松:让我印象最深的采访,这一点跟立明很像,是去慈济采访的时候,我印象非常深,那里跟爱,跟爱心有关。另外采访柏杨,包括采访余光中等等有很多话语深深让我打动。平时经常上网,得益于网络的传输,我们在台湾既有在台湾得到大量的资讯,也有我们组里面,包括《新闻会客厅》组给我们提供大量资讯。支不支持网恋,对于我说,我已经不可能再拥有网恋的机会了,起码在公开传播的时候,假如我说支持网恋的话,我没这样机会了,我老婆盯得紧着呢。但是网恋也好,媒人介绍也好,自由恋爱也好,酒吧里认识也好,都是使俩人走上婚姻殿堂的通道,如果这条通道适合你就是好的,不适合你就是不好的。李立群是台湾很著名的演员,他和他妻子是先结婚后介绍,媒人介绍,幸福的不得了,他们很幸福。网恋很现代,但是俩人一见面的时候才发现一切都千差万别,恋不起来,也不会因为现代它就美好,都是通道,所以都支持,只要这对你是有利的,只要能找到你的真爱。

  主持人小马:明天待会儿看媒体上,白岩松作客新浪,支持网恋。

  白岩松:我还支持媒妁之言(笑)。

  主持人小马:两位上网习惯怎么样?

  王立明:我可能比他上网时间要多,而且我觉得特别是在工作当中,对网络真是有一些依恋和依赖,因为它确实太方便了,资讯,海量的资讯,而且非常的快,你想要什么东西只要你一搜索就能出来。当然有的信息真实性方面是有一些问题的,但是它毕竟让自己的思维拓展了,我觉得可能网络我们以后会越来越离不开它了,这种媒体的力量我觉得可能以后更加影响我们每一个人的生活,我真无法想象某一天网络全都停了,或者因为某种原因突然停了,我能不能还是像以前那样平静的舒服的生活,我觉得这也值得考虑,我认为网络是一个好的东西。

  白岩松:这不用说了,对我来说有点像手机,手机现在天天离不开它,但有时候你恨它。对于我来说什么叫休息?关掉手机那一刻是休息,一直到打开手机那一个中间时间叫休息。只要你开着手机就没有办法。网络也是这样,我现在上网习惯,一进新浪网页,你就明白我看什么?迅速到了体育新闻这,马上看体育里面方方面面东西。我每天上网都了解资讯,做节目。但是我一般很少在网上有网友或者怎么样,我觉得这是年龄老化的重要标志,他就不会提到这一点。

  王立明:我一般爱使用MSN,朋友之间的信息沟通,包括用它传送文件非常快,非常方便。我们每天选题都要浏览几个门户网站,包括新浪、搜狐、人民网,我们看新闻的标题作为我们选题参考,网络也是很重要。

  白岩松:说回到台湾他是证人,每次去采访路上、车上再次上网把给我们传送来的材料我要再看一遍。

  主持人小马:谢谢两位对网络的支持,在这特别握一下手。今天我们聊了不少内容,我们刚才看到说到网络的话题很多网友都问的更详细的,比如你们的联系方式什么的,我们在这先不说了,如果刚才两位提问的可以舍弃鼠标垫我们就把白老师的QQ号告诉你们。

  白岩松:我是真的没有,他有(笑)。

  网友:请问白岩松什么时候出新书?我们期待着。

  白岩松:我的新书不知道什么时候出,但是“岩松看台湾”有可能变成一本书,太值得整理了。我们采访了四个人的总的字数是12万字,节目播出的只是其中的一部分,或者甚至可以叫一小部分,但还有很大量,还有印象,包括很多比如我们会不会请秀芳写序,而且我们制片刘爱民拍了无数的照片,真的无数,我觉得他已经把照相机当成摄像机使了。

  王立明:很多内容我们窗口播不出去,书里面更完整。包括书里面会插光盘,我们纪录片幕后的东西,一些细节,一些花絮都会在片子当中有所体现,也会随书一块出。

  主持人小马:什么时候我去的时候希望手里拿着一本指南。

  网友:下一次台湾之行会做哪方面的报道?

  白岩松:在台湾还没有回来的时候我就跟东森说,我们希望能制度化,这是第一次,如果以后春天我们去台湾,秋天东森来大陆,都做这种互相看,带回来大量的东西,一年、两年、三年,再去进行两岸百姓的调查,可能就会发现很多知晓度就提高了,大家对对方的了解更多。我们不去谈很多大的话题,当大家常来常往互相了解的时候,心肯定不会远。

  主持人小马:已经谈了不少时间,一个多小时,当然这样谈下去还有很多内容,大家还是会感兴趣。大家可以回头看你们节目的重播。

  网友:能不能下载。

  主持人小马:在新闻中心的专题,我们新浪网做这个专题上有很多视频材料。

  白岩松:如果今天这是一个机会,我想也要对包括新浪还有很多其他媒体给我们的支持要特别表示感谢,我走之前就说了这样一句话,“我们绝不是去做一个《东方时空》或者中央电视台的节目,而是大陆媒体的节目,我们希望我们迈出这一步也能成为几乎所有媒体将来都会迈出的一步”,这是非常重要的,光有中央电视台在这有什么用?有很多媒体,大家常来常往走动多了,各种细节才会更加丰富,不可避免离不开我们视线、视角,有一些媒体就会觉得那个角度你为什么不选?一样,将来大家常来常往就会使彼此的了解的更全面。

  主持人小马:最后就在白岩松这一段话中,结束我们今天的聊天,非常感谢两位到我们新浪网来跟我们网友进行交流。

  白岩松:最后代表我们两个,代表我们所有摄制组,代表你们,衷心对所有一直守候网前的,与其说他们对节目的关注,不如说关注台湾,关注自己认为很多应该关注的事情,我觉得特别感谢他们,在这样一个踢足球的时刻,在这样一个刚凉爽的北京,在全国很多地方大家拿出很多精力和热情关注这样一个相对严肃的话题来说非常感谢他。

  主持人小马:我们借白老师的话谢谢我们网友,晚上这么晚时间里坚守电脑前面。接下来时间如果喜欢看足球可以看足球了。

  白岩松:还有五分钟中场休息。

  主持人小马:谢谢两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