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山水旅游黄页 > 旅游攻略 > 静静的吐鲁番

静静的吐鲁番

新疆旅游集团金桥国际旅行社 | 发布于2012-04-22 20:51:00 | 来源:转载 | 目的地:吐鲁番

    至少从表观上来讲,这不可能。

  吐鲁番,应该是最和“静”这种状态扯不上关系的一个地方了。

  这片风一起便象烈火滚过的土地,怎么可能让人静得下来。你看那川流不息的车辆,你看交河城里熙熙攘攘的人群,你看葡萄沟中四处流淌的歌舞。吐鲁番,永远像是一个巨大的狂欢会所,五湖四海的人们竞相来到这里释放着自己的激情。这片绿洲分明就是一个热情似火的男儿,他跳跃着,快活地吹着口哨,走在时空的隧道里,不是这样么?炎夏的吐鲁番,似乎每一刻都是这个样子。

  然而至少有一刻不是,至少有一处地方不是。当夜幕降临,酷暑缓缓消退的时候,整个吐鲁番就沐浴在巨大的静沁里,每一寸土壤都漾着乳白的星辉,这星辉别处也有,但在吐鲁番这样一个地方,它总是带着能沉浸一切的静意。当我们眺望星空的时候,实际上是在追溯过去的时光,这时光因为吐鲁番丰厚详实的历史而变得几可触摸。夏夜,无云,你坐在屋顶或者阳台上,猎户座三王星熠熠的光一刻不停地撞击着你的瞳孔,也一刻不停地撞击着不远处交河、高昌的每一粒尘土,阿斯塔那的每一处荒坟。这些光在一千五百年前开始了自己奔向地球的旅程。第一束光的粒子起动的时候,车师王伊洛病死在洛阳,交河由此衰败,沮渠氏的高昌国登上了西域的历史舞台,这光以极限的速度飞驰着,但它依然错过了唐将侯君集对高昌城雷霆般的一击,错过了黑的儿火者“圣战”的旌旗。当明朝吏部员外郎陈诚出使西域,宣慰诸王的时候,它已走过了一多半的路程。在随后的旅途里,左宗棠将誓师的棺椁停在了交河城边,额敏和卓含笑接受了清朝世袭君王的封号,而眼下这一秒,它“咻”地轻撞进了人们的眼帘,归宿是一个太平的盛世。

  宁静的吐鲁番,要在博物馆中去追寻。所有风云激荡的乱世,回过头去看,总是慨然。这份慨然,一般的我们大约只有在深秋时节来到这里才会明白一二。这个时候的吐鲁番,再没有夏日的喧嚣,交河城里,残壁低吟,高昌城内,斜阳浅唱。连同戈壁上的坎儿井,砂土上的火焰山,所有的地方都笼罩在神圣的“静”里,深秋的吐鲁番,是凭吊者的天堂。当你在此时环视吐鲁番的深沟浅壑时,你是一位老者,饱经沧桑,用每一个毛孔仔细咂赏着“逝去”的价值。

  可是这洋溢着光和影的绿洲也不全是非要与历史有关的,当艳阳敲响狂欢的架子鼓时,葡萄架下,姑娘飞扬的裙角边,总有丝丝的静意在流淌。然而大多数人们是看不到的,他们被手鼓暴风雨般的节奏完全俘获了,没有能力去分心稍稍嗅一嗅葡萄叶后面的那份沉静。而这原本并不需要多么费心。

  只需要从沸腾的人群中稍稍一转,转向那些如毛细血管般四下蔓延的小巷子,人们就会发现自己进入了另一个世界。这世界不如高昌浩荡,也不似阿斯塔那神秘,然而这些弯弯曲曲,遍布绿荫的小路,勾连的是吐鲁番最末端的肌肤,流转的是当地人千百年来真实的生活。春末夏初,饱含着汁液的桑葚将整个吐鲁番的乡间小路都浸上了斑斓的紫红色,胖乎乎的桑果在叶上摇啊摇,“噗”地掉在地上,扬起几粒干净的尘土。在这无数粒尘土短暂的飞扬中,蜿蜒的路成为了一个紫色的缎带,从五月轻快地向九月伸去,那一端,是葡萄的海洋,足以挽留世上任何出游的航船。

  巷道,是吐鲁番最容易被游客们忽略的地方,但这里实在隐藏着太多的精彩。作为新疆四大维吾尔族聚居区之一,吐鲁番的巷道里分明就是维吾尔族的民俗博物馆,从建筑物的形式到木卡姆套曲的风格,都与喀什等地迥然相别。每一家庭院,门前必有桑树数棵,院内自有葡萄一架。“桑梓”这个词越过大漠,从遥远的南方在这里悄然生根,静静地诠释着乡里的含义。这里的维吾尔族实在应该同他们天山以南的同族区分开的,不仅服饰有别,语言上,吐鲁番盆地也作为一个次方言区平实地彰显着自己古老的特色。懂维吾尔语的朋友,背着包或开着车静静穿行在吐鲁番的巷道里,门廊前的老人或树下击打桑葚的小伙儿姑娘都会或爽朗或羞涩地回应你的问候。从语言中体味民族演进的脉络也许是研究者的专有权利,然而在一两分钟快乐的交谈中感受一个世居民族的本真,却是所有吐鲁番访客共享的乐趣了。当你和对方交谈的时候,会发现人们语言的节奏缓慢而富有韵感,即便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从巷道中飘荡出来的语音本身就弥漫着同这片土地一样古老而瑰奇的魅力。这魅力在鲁克沁镇的木卡姆套曲中展现到了极致,一连串带有魔力的音符从演唱者的口中跳跃到每一个聆听者的身上,当懂得诗歌内容的人们沉浸在故事奇曲的情节中时,另一部分人则在音乐本身的韵味中如痴如醉,这是如琼汁一样甘美的生活。

  宁静,在火一样的热情中流淌出的宁静源源不断,滋润着吐鲁番这片土地最娇嫩的肌肤,使她吹弹得破。而大多数人们来这里的时间总是太匆匆了,跌跌撞撞地奔波在各处景点之间,一日就回。不曾发现,在他们匆忙掠过的绿荫下,巷陌旁,举目皆是静且美的风景。这风景千百年来缓缓击打着一种从容的节奏,影响着这片土地上的每一个人,每一件事,塑造着吐鲁番文化的保存和演进方式。静水流深,放在这里也算是很恰当了。

   
  作者: 刘东莱    
  文章来源: 新疆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