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ere `id`='29426' limit 1西藏江南_西藏林芝游记攻略_山水旅游黄页
您的位置:山水旅游黄页 > 旅游攻略 > 西藏江南

西藏江南

拉萨市旅游有限公司 | 发布于2012-04-10 17:39:00 | 来源:钟敏 | 目的地:林芝

<a西藏江南林芝 src="http://lvyou1.tianshigege.com/member/16267/UploadFile/2012410173921186.jpg" width=500 height=353 oldsrc="W020120401669199377176.jpg">
西藏江南林芝 来自昵图网

  从拉萨出发向东沿川藏线前往素有西藏江南美称的林芝地区,是我们这次西藏深度游的重要线路之一。都说川藏线上的风光美不胜收,的确如此,不过这条线路况之惊险也是令人咂舌的,大有在生死线上走个来回之感。

  我们四人组成的旅游团乘坐一位四川司机乌师傅驾驶的三菱越野车气喘吁吁地爬上海拔5000多米的米拉山口,推开车门跳下汽车的那一刻,便深刻地感受到了什么才是严重的高原反应:呼吸困难、头痛欲裂、脚下轻浮、浑身无力……虽然这么多的高反一起涌来,却并没有吓倒我们这几个渴望探访雪域高原的行者,克服着如此严重的高反依然将相机的快门在高山呼呼啦啦的风中按动得咔咔作响。翻越米拉山口,翻越生命线,这座我们西藏深度行中经历的第一座高山考验着我的身体、考验着我的勇气,也考验着我的意志。

  翻越米拉山后,我们的汽车便一路轻松地顺着盘山公路而下,沿着一条有着清纯亮丽绿色的河流而行,这便是著名的尼洋河了。我的目光一直追逐着车窗外这条时时泛着雪白浪花的绿色流水,脑子里不断想象着那个尼洋河是一位美丽神女的眼泪汇集而成的传说,再加上河岸连绵不断的青山以及山顶上那一片蓝天白云,不由得进入浮想联翩的诗意空间。那一刻,坐在飞驰的汽车内的我,只剩了一行行的诗歌从心底升上来:

  “要有多深的伤 / 才会把泪流成 / 尼洋河的绿 / 是谁伤了你的心 / 神仙姐姐 / 不言不语 / 他是不是说过 / 情如青山 / 连绵不断 / 他是不是说过 / 爱如绿水 / 相拥缠绵 / 蓝天下依然回旋 / 爱情的诺言 / 可你的情郎他在何方 / 千万年后我看见 /你的泪流成 / 尼洋河的绿 ”。当我在心底才构思出这首《尼洋河之恋》的小诗时,我们已到了红教(藏传佛教宁玛派)神湖——巴松措。巴松措又名错高湖,藏语的意思为“绿色的水”,其湖面海拔3700多米。据传当年莲花生大师曾在这里降服妖魔,因此巴松措被虔诚的藏族人遵奉为红教神湖,每年都吸引着大批的朝圣者前来这里转湖。我们到达巴松措时正值大雨倾盆,而雨天看湖就没法领略到它的绿色以及湖光山色之间的辉映,因为大雨让湖水变得浑浊不少,令我们错失领略它美色的良机。

  大约因有了翻越米拉山的经历,当我们再从八一镇出发翻越海拔有4700多米的色季拉山时,高原反应的情况便缓和了许多。因此,在色季拉山口上,我们可以从容地向被浓雾裹住的南迦巴瓦峰的方向做极目眺望,可以从容地仰望山口上那些迎风飘飞的五彩经幡,还可以从容地细看山口上那些被虔诚者用石块堆起来的大大小小的玛尼堆。

  然而,在经过了连我这个于欧洲生活多年的游子也不得不赞叹的具有欧陆风光的鲁朗高山牧场之后,随之而来的通麦天险却只能让我联想到惊心动魄、险象环生、劫后余生之类的词语。通麦天险十几公里的山路上泥泞狭窄且弯急坡陡,是事故频发地带。一边是陡峭绝壁,一边是悬崖激流,行人车辆犹如过鬼门关般命悬一线。乌师傅闷声不响地紧抓着方向盘全神贯注地驾驶着,而车内的我们早已是吓得大气也不敢出了,那一段把心悬到嗓子眼儿的天险之路至今想来依然令我心有余悸。

  冰川这个词语于我是无法想象的景象,直到来到了米堆冰川之下,才正真明白了什么是千年不融,什么是深山精灵。我们到达米堆冰川时接近傍晚时刻,秋风已将山下的树林染成绚丽的艳黄,七八百米高从天而降的冰川瀑布就躲在被夕阳镀上一层金色的农舍、田庄、树林之后,用它千年不融的雪色招徕我们远道而来的步伐。这个号称“世界级冰川奇观”的米堆冰川,不愧为一个深藏在深山中的精灵,看看它四周的山,要么青树密布,要么秃石现身,只有米堆冰川将雪白的容颜以一种神秘深邃和与世无争的气势坦然面对来到它脚下的人们,而人们面对米堆只能感叹大自然的造化之功。

看过冰川后我们的车就在一路暮色中抵达了然乌湖边的旅馆,见着然乌湖的美景是在第二日的清晨。然乌湖是雅鲁藏布江主要支流之一的帕隆藏布江的发源地,湖面海拔为3800多米,是藏东第一大湖。在清晨柔美的霞光映照下,秋季清澈的然乌湖湖水倒映着青翠的山峰、金黄的树林、湛蓝的天空、洁白的浮云,再配着岸边的细沙卵石、田野农舍,便活生生地构成了一幅浑然天成的人间仙境图画。

  游川藏线不去游一游雅鲁藏布江、不去看一看雅鲁藏布江大峡谷那将是一种遗憾。去游雅鲁藏布江要很早就得起来,以便赶上进入大峡谷的游船。在乌师傅开车将我们送到码头时,天还保持着黎明前的黑暗。直到我们乘坐的小游艇突突地驶离了码头,江面上才终于映出天边的一缕曙光来。这时候便能看出江的一边是喜马拉雅山脉,另一边是念青唐古拉山脉。由于当地的阳光过于强烈,处于阳面的念青唐古拉山脉的植被反而很差,相反,位于阴面的喜马拉雅山脉的植被却茂盛得多,这个跟我们一般对植物生长的认识刚刚相反的现象大约应该算是雅鲁藏布江大峡谷中的一大奇观了吧。当然,要说奇观,那尼洋河的绿与雅鲁藏布江的灰奇妙的交汇、那从远处飞来的细沙堆积而成的佛掌沙丘、那矗立于江边岩石上的迎客松等等,也都是令人称奇的景观了。

  弃船登陆后,改乘大巴车前往直白村,领略雅鲁藏布江大峡谷那气势磅礴的第一大拐弯,同时也近距离地欣赏号称中国十大名山之首的南迦巴瓦峰。当然,南迦巴瓦峰依然是不容易见着的,因为山高且又常年被浓雾所困的缘故。我们在那里等了一些时间也只是见到它的冰山一角,据说要有缘人才能得见它的全貌呢。

  依然是沿着来时的川藏线赶回拉萨,依然是一路的高山一路的流水,飞驰的车内飘散出去的依然是韵味十足的藏歌,抬头处依然是湛蓝高远的天和洁白飘浮的云,低头处依然可见磕着等身长头向着拉萨而去的佛教徒。所见所闻都带着那么浓郁的藏族风情,无论山水,无论人文。

  作者简介:

  钟敏,重庆人,“重庆市作家协会”会员、“欧洲龙吟诗社”成员、《欧洲时报》网专栏作者。出版有:长篇小说《烟雨任平生》、图文集《法国老建筑改造经典案例》、图文集《巴黎咖啡馆》。

旅游线路推荐
暂无内容
酒店预订推荐
暂无内容
旅游景点推荐
暂无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