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山水旅游黄页 > 旅游攻略 > 遇见最美的新疆

遇见最美的新疆

新疆金桥国际旅行社 | 发布于2017-05-03 13:15:18 | 来源:包青 | 目的地:乌鲁木齐

新疆回来已经将近一年了,但是游记却迟迟未写完,古人说文章是发乎情,止乎礼,也许这份情太浓郁,以至于粘在笔头,形不成文。直到时间把它冲淡,去其琐碎,存其深刻,才不至于絮絮叨叨,变成一篇自说自话的口水文章。一8月12日,摇旗呐喊了近一年的新疆行终于踏上了旅程。这一次去的男女同学各四位,但不同的是,男同......

  从新疆回来已经将近一年了,但是游记却迟迟未写完,古人说文章是发乎情,止乎礼,也许这份情太浓郁,以至于粘在笔头,形不成文。直到时间把它冲淡,去其琐碎,存其深刻,才不至于絮絮叨叨,变成一篇自说自话的口水文章。

  一

  8月12日,摇旗呐喊了近一年的新疆行终于踏上了旅程。

  这一次去的男女同学各四位,但不同的是,男同学除了一位没有带家属,其余三位都带了老婆孩子。而女同学,只有两位带了孩子,都没有带老公。女同学私底下开玩笑说,看样子,男同学都是些爱家爱老婆的好男人,女同学都是些被爱的人。因为只有在乎另一半,才愿意与她分享快乐;只有另一半在乎你,才会成全你的快乐。而唯一一个单刀出行的男同学,这次幸福指数最高,成了大家的开心果。

  因为坐位都不在一起,旅程是无聊的,飞到银川,机上的乘客下了一大半,后半部的坐位几乎空了。看样子新疆的暴动作用明显,往年这个时候正是新疆游的旺季,今年因为暴乱,去的人却是廖廖。我们这次的出游是不是称得上“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飞机一空,大家一下活了过来,一轰都凑到了一块。在银川机场,小棠看到银川两个字,想起在群里刘荣的外号,喜欢讲痞话的他被会长取了一个“行长”的名字(在这里“行”读作“yin”),于是热心地让刘荣站在银川机场的牌子下给他拍了一张照,却不怀好意地背景只选取了拼音“yin”,趁着还没起飞的空档,晒到了群里,还写了个图片说明:“好大的yin人”。这个举动,等于是打开了潘多拉的盒子,带发得黄段子荤笑话接二连三,也就是同学之间能够无需端着掖着,肆意狂欢,笑声太大,引得空姐白眼频翻,生怕我们影响了前面乘客的休息。

  “莫乱扯,这是坐飞机,你以为是坐拖拉机?”在嘻笑怒骂中,五个小时不经意地过了,早餐中餐也在飞机上解决了。到了下午两点半钟,飞机在吐鲁番机场徐徐地降落。

  二、

  八月正是南方的酷暑天,想来新疆,也是考虑到大西北的清凉舒爽。谁知一下飞机,太阳象是剥光了衣服的孩子,赤裸裸地扑了过来,一阵狂风裹着热浪,几乎没让人打一趔趄。

  站定了一环顾,才发现,吐鲁番机场空荡荡的,偌大的机场,只有我们乘的一架飞机孤零零地停在那儿,等我们走出停机坪,卡嗒,一把锁,安保人员把机场的门也锁了。看样子,今天也不会有别的航班了。

  来接我们的导游,这时已经走到了机场门口,她身长脸长,脸上勃勃地冒着几颗痘,笑起来眼睛是弯的,一副身强力不亏的女汉子模样。

  下午的第一站,就是去早就在课本里熟悉的葡萄沟了。

  吐鲁番的葡萄干产量占了全国葡萄干的80%,几乎家家户户种葡萄。吐鲁番人一辈子干的事就是四件:种葡萄,摘葡萄,晒葡萄,卖葡萄。但是走在葡萄架下,可不能乱伸手,伸手乱摘可是一百元一斤,因为葡萄摘一颗后,整挂葡萄也熟不好了。只能一串串采摘。

  吐鲁番太阳灸热,瓜果水分少,甜度大。而且,恶劣的气候条件,让害虫没法活,这里的葡萄是不用打农药的,绝对绿色食品。我原以为葡萄干是要把葡萄一颗一颗摘下来,摆在地上晒,就像我们南方晒稻谷。到了吐鲁番才知道,他们是把葡萄一串串摘下来后,直接挂在木架上,日晒加风吹变成葡萄干。所以他们吃葡萄干是不用洗的,最多上面有一点灰。反而洗得干干净净的葡萄干就要小心了,可能是在晒的过程中,因品质不够好,掉到地上的葡萄。这种葡萄,当地人是把它扫起来喂羊的,但有些商人重利,低价收购这类葡萄干,用水清洗后,再摆到商场出售。所以选葡萄干时,外形有灰的更靠谱。

  看完葡萄沟,就得知道缺水这么严重的吐鲁番,是怎么让葡萄长得枝繁叶茂的。吐鲁番干旱少雨,全年降水量仅16毫米,灌溉全靠天山融雪的地下河。也称坎儿井。坎儿井与万里长城、京杭大运河并称为中国古代三大工程,它是把盆地丰富的地下潜流水,通过人工开凿的地下渠道,引上地灌溉、使用。吐鲁番地区共有坎儿井1100多道,挖井人因为常年双脚浸泡在冰冷彻骨的雪水中,平均年寿不超过四十岁。

  三、

  从葡萄沟参观完回到酒店,已到晚上八点多钟。新疆跟南方的时差有两个小时,所以,即使是九点多钟了,这边的天空还亮堂堂的。

  大概等到九点钟,在乌鲁木齐下飞机的达子也被王汉斌接过来了,这时,才开始准备去吃晚餐。

  葡萄、西瓜、哈密瓜陆续搬上了桌子。

  这边的水果因为日照时间长,特别的甜,吃完葡萄后,手指头简直要粘到了一块。

  这边的餐馆很多是清真餐馆,不但没有猪肉吃,连猪字都不能说。只能称猪肉为大肉。

  之前说伊斯兰教人不吃猪肉,是因为他们把猪当自己的祖宗,其实大错特错。他们认为猪什么都吃,是牲畜中最不爱清洁的东西,不像牛羊样选择食物。他们不吃猪肉,其实是对猪肉的一种嫌恶。不但不吃,还拒绝说,拒绝听猪的这个字眼。如果你不了解这些情况,在清真餐馆要猪肉吃,不但肉吃不到,还很可能遭来一顿暴打,因为伊斯兰教的人会认为你这么说是不尊重他,挑衅他。

  晚餐很丰富,桌上不但有新疆名菜大盘鸡,还有烤羊肉串,烤羊腿,且份量都大得出奇,在南方,这样一碗菜,至少会被厨师分成两份。

  席间又上了新疆的红葡萄酒,酒味醇香略甜,酒精度低,喝起来比红酒口感更好,就是颜色有点浑浊。

  四、

  第二天的行程是去西游记里描述过的火焰山和交河古城。

  火焰山故名思义,如被大火点燃,山表面呈红黄色,寸草不生,当天太阳当空照,即便在伞底下,都热浪灼人,山旁边有买沙窝鸡蛋的,就是把生鸡蛋埋在火焰山的沙石底下,一段时间后鸡蛋就熟了。当天的温度是47度,并不算当地最高温,听说最高温高达70多度。

  交河古城的感觉跟火焰山一般无二,除了热,还有燥。导游看我们为了不被晒黑,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就说,吐鲁番地势低,晒不黑的。果然,她并不怎么防晒,皮肤却不象西藏居民一般黑红。爬到交河古城半路上时,实在没有勇气也没有兴趣继续向上爬了,古迹这么多,每一个都被宣传得中国独有,世界唯一。我又不是搞科研的,入我眼者,多看两眼,不入眼者,半眼也多余,还是留点余力放到自己感兴趣的地方去。这么一想,正走到古城景点的监管点,一个年轻

  人坐在阴凉里监管来往游客(这座除了泥巴还是泥巴的土城不晓得有什么需要监管的地方)。看他旁边还有一条多余的板凳,就势坐下休息了。小伙子在放收音机听音乐,可能是用维吾尔语唱的,一句也听不懂。实在无聊,想和他攀谈一下,你每天要在这里坐几个小时呀?他不搭腔。再问,他回头望我一眼,摇了摇头。顿感自己被当作空气,恼火加上不甘心,我接着问,他咧了一下嘴,又摇摇头。“听不懂汉语?”他点点头。哎,白瞎了这么多表情,人家不懂!真是想不到一个国家之内,还有语言沟通障碍。原来新疆地区少数民族众多,维吾尔族,哈萨克族,柯尔克孜族、蒙古族都有自己的语言,虽然通用语言是汉语,因为很多民族的生活方式还是放牧式,进学校的不多,所以听不懂汉语是普遍存在的。

  这么鸡同鸭讲地交流了一会儿,爬古城的同学返回来了。

  五、惊鸿一瞥的天堂

  看过寸草不生的火焰山,穿过满目荒夷的千里戈壁,我们的车跟火车在一望无际地地平线上平行狂奔,差不多以为荒凉就是新疆的标签了。直到一汪绿色闯入眼眸。可可苏里,一个浪漫而神秘的名字,只因一眼湖泊,滋养了一方水土,湖面野鸭、鹭鸶在嬉戏,芦苇疯长,掩没小径,野花肆虐,舞动风姿。水是万物之源,有水就有生命。可可托海,也是因为一条溪水,妆扮出青山隐隐,树木葱茏。我们久居江南的人,四季用绿色洗眼,不觉得青山绿水的珍贵,直到这荒芜之地,才懂得要珍惜。人和人之间也大抵如此,如果能懂得珍惜两字,要少好多怨怼矛盾。

  六、饕餮之徒

  还没来新疆前,王同学就数次引诱大家,我这里留了雪下长的磨菇,还养了两头羊,你们来包你羊肉吃饱。对于羊肉我一向不感冒,不管肉是什么味,光那股膻味,就够让人过鼻难忘了。到是五百元一斤的雪菇,吊起了我的胃口。看完可可托海,车就直奔富蕴县而去。听说晚餐安排了烤全羊和雪菇炖鸡。新疆的地大物博,慢慢地有了体会。每到一个地方,都是长途奔波。到富蕴县时,已经是夜里十一点钟了。

  烤全羊安排在蒙古包里。我们还没到,主人已经等了好一会儿了。等我们一进蒙古包,主人就把凉菜上了八大碗,香炸小鱼、凉拌野菜、脆萝卜等,经过七八个小时的奔波,大家已是前胸贴后背,看到食物,如饿虎般扑了上去。王汉斌赶紧说,慢点吃慢点吃,好吃的在后头。我们哪里顾得上,一顿狂嚼猛吃,几分钟后,已经半饱了。这时,两个蒙古大汉,用木板抬着一头烤得焦黄的全羊,蹒跚而来。

  吃烤全羊,得举行一个仪式,说一段祝词,大家一致推举徐桥清作代表,声情并茂地说了一番感谢之词,又用酒敬了天,敬了地,然后,切肉师慢慢切下烤全羊肉片,一份一份地双手递给大家。外层的羊肉烤得脆、香,内层却肉质细嫩,不但全无膻味,还清香扑鼻。分毕烤羊肉,又抬出一大锅清炖肉,这里面不但有羊肉,还有腊马肉、驼峰,羊排及内脏等,这一轮吃毕,配鸡肉炖的雪菇汤又端了上来。然后是烤得酥软喷香的馕。虽然都是浅尝则止,仍然被撑得东倒西歪。蒙古包中间摆着大圆桌,靠边一溜就是主人的床,闲不住的孩子吃完就蹦到床上去打滚,追跳,大人围桌边喝酒边热聊,在这个圆形的小空间里,大家仿如一家人,温馨放松,惬意满足。

  七、我们都是购物狂

  早就听说新疆矿产资源丰富,和田玉、戈壁玉、沙漠石等等,都产自新疆。才来那两天,经过各种摊点门面,对于琳琅满目的石头,大家虽然磨拳擦掌,还是忍得住手,因为王汉斌早说过,富蕴县是新疆矿产资源最集中的县,那里的碧玺,海南宝产量都很大,而且质优价廉。要买,也得到那里去买。第二天晚上十一点左右到的富蕴县,要不是店子早关了门,这群女人只怕就已在店里泡了。第三天早上一起床,几个女同学就去敲王汉斌的门,

  好久带我们去看石头咯?

  哎呀,你们莫急噻,总要吃了早餐再去。

  吃早餐?哪有心思吃早餐!大家就在摊边上拎了油条豆奶,就吵着要去看石头。

  于是王汉斌把我们带到当地最大的一家矿物宝石店。听说这个店里,是全县唯一没有假货的店。

  我看中了颜色如水一般晶莹的海南宝,在长沙这个东西也有卖,但是都是些边角余料串的手串,蓝是蓝,但根本不是这个蓝。一见真佛,根本迈不开腿。当然,价格也是高山仰止,小小一粒吊坠,价格已是上万。只过得了一把眼瘾。又跟陈艳飞争抢和田绿玉的手镯,终因一点细小的瑕疵,放弃。到这一刻才明白自己,吹毛求疵的大处女座本性是深入骨子里的。除了自己一毛未拔,大家各有斩获,特别是刘顺勇堂客,脖子上挂的,手上戴的,妈妈的,姐姐的,七姑八姨的,提了一塑料袋。

  其实在富蕴县的抢购还只是一个开始。

  占全国版图六分之一的新疆,旅游的大半时间是在车上,每去一个景点,少则半天,多则一天,漫漫车途,除了睡觉,每一次下车活动,都是珍贵的放松和抢购时间。做生意的人也明白旅游时间的珍贵,在每一个下车点,都有不少摊贩在兜售。和田玉、戈壁玉、石榴石、各色外形漂亮的石头,小贩们都摆在摊上卖,真真假假,全看各人眼力。虽然知道买家哪有卖家精,但是出去旅游,除了看和吃,购对于女人来说,是最愉悦的事情了。在北屯,斩获了一个金丝玉手镯和一个吊坠,去喀拉斯的路边,又收获了一套石榴石手链项链。越往北走,袋子越重,几十张老人头,为大家换来好几斤沉甸甸的珠宝。感觉自己好富有。

  八、传说中的喀拉斯

  未来新疆前,喀拉斯已在脑海中刻下不少印记,水怪,高山湖泊,边境,引诱我们放弃草原,放弃如梦似幻的薰衣草,不远几千里,从南疆到北疆,去追寻它的神秘,它的美。

  其实一路上,已见识不少旖旎风光。连绵起伏的草原,洁白的羊群,点缀在群山间的蒙古包,在蒙古包外牧马的哈萨克汉子。。。看到炊烟从蒙古包里升起,看到溪流如羊肠小道贯穿草原,看到衣着鲜艳的哈萨克族妇女在溪边汲水,看到骏马奔腾。。。每一个场景从眼中滑过,总是心里升腾起一种美好,小时候在心中想象了千百遍的草原,骏马,如今来一一见证,除了新奇,还有感动。

  晚上住在群山脚下的喀拉斯乡村山庄,木头栅栏,色彩鲜艳的墙面,尖屋顶,高山流云,溪水潺潺,乡村仿如一幅画,圣洁得不染一丝烟火气。

  晚餐又是烤全羊,喝不完的美酒,讲不完的笑话,述不完的衷

  肠,停不下口的美食。这一幕幕太深刻,注定会在脑海里刻下记忆,在以后平淡的日子里,即使是回忆,也是活色生香的,也是带着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