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山水旅游黄页 > 旅游攻略 > 青海的藏族风情

青海的藏族风情

青海畅游旅行社有限公司 | 发布于2009-06-01 23:15:00 | 来源:转载 | 目的地:玉树

    藏族是聚居在青海境内的主要少数民族之一。青海藏族有106.92万多人,占全省总人口的21%,大多数分布在果洛、玉树海南海北黄南等藏族自治州和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主要从事牧业生产,其余少量分布在海东地区各县和西宁市的大通县,主要从事农业生产,除玉树地区的藏族外,全都使用安多方言,大部分藏族信奉藏传佛教。生活在牧业区的藏族,多居帐篷,以炒面为主食,乐饮奶茶,喜食酸奶、牛羊肉等,农业区的藏族,多居庐室,以面食为主。和所有藏族一样,其性格豪放,善于歌舞,每年生产之余举行赛马、射箭、摔跤等体育活动和“六月歌会”等文艺活动,往往气氛热烈、热闹非凡。关于青海藏族的来源,一般认为是以原居住在本地的羌人、鲜卑人,同从西藏、西康等地迁徒而来的吐蕃人融合后形成的。解放前,青海藏族通称为番族,其社会基层组织是“封建部落”制,有玉树25族、同仁12族、化隆上10族、环海8族、三果洛、湟中的申中6族、大通的广慧寺5族、门源的仙米寺6族等。明清年间,封建统治者为了加强其统治,实行所谓“以夷制夷”的千百户统治制度。新中国成立后,这些原始部落制和封建的千百户制度即被消除,青海藏族人民当家作主,揭开了历史的新篇章。

姓氏与命名 

    关于藏族姓氏问题,有的人认为“藏族自古有姓”;也有的人则认为藏族原本无姓。事实上,就青海地区的藏族而言,大都有姓。如有些人名前往往冠以本家族名称;有的家族头人因效忠朝廷,受封赐姓,其后裔承袭之,沿用至今。也有人取名字的第一音节的谐音为姓氏。后者自然不属姓氏范畴,但前者显然是家族系统的称号,不应否认它是藏族的姓氏。

    藏族人名的命名一般由活佛、喇嘛,或本家族中德高望重的老人及父母等来承担。许多命名与佛教密切相关,也有以自然物等命名的。就命名时借用的事物而言,可分为:(1)以佛、菩萨、保护神的名号命名。如南色(天子)、先巴(弥勒)、卓玛(度母)等;(2)以佛教术语命名。如宗哲(精进)、散木旦(禅定)等。(3)以佛教法器等命名。如多杰(金刚)、坚参(法幢)等。(4)以吉祥语命名。如扎西(吉祥)、才让(长寿)、达杰(昌盛)等。(5)日月星辰命名。如南卡(天空)、达哇(月亮)、尼玛(太阳)等。(6)以动植物命名。如梅朵(鲜花)等。

    用上述事物名称命名,有时单独运用。有时复合出现;僧名一般采用复合命名,且以四个音节者为多。而俗名则多采用二、三音节,名后多缀以“嘉”(胜利)、“太”(解脱)等。性别在藏族人名上反映得比较鲜明。女性名多缀有“玛”(如才玛)、“毛”(如周毛)、“措”(如仁增措)、“吉”(如柔桑吉)、“先”(如拉毛先)等。使人一看就知道是女性。此外,藏族人各有昵称和敬称之分。当母或其他长辈对晚辈表示钟爱时,往往在人名的第一音节后缀以“洛”、“科”、“波”等。如“扎西”昵称“扎洛”、或“扎科”、“扎波”。年青人称呼长辈是时,忌直呼其名,而在人名前加“阿柯”(叔叔)、“阿尼”(婶婶)、“阿米”(爷爷)、“阿伊”(奶奶)等。俗人一般尊称僧人为“阿卡”。

帐篷·庄廓·碉房·碉楼

    青海藏族居住的地方,大都在海拔3000米至6000米的高寒地区,所以被人们称为“高原上的强者”。藏族的居住因地而宜,各不相同。以游牧为主的藏族一般都住用牛毛织成的黑色的藏帐,个别地方也住用毡做的毡房。帐房结构简单,轻巧方便,中间用一根长而细的木梁,两头支上八根短而硬的木杆,四周再架几根小柱,然后将牛毛帐搭在上面,周围用木桩钉在地上即可。这种帐房雨水不渗,风雪不侵,冬暖夏凉,宜于搬迁,是游牧民族的理想住所。帐房内中央是泥巴垒成的锅灶,两侧是住宿的地方,一般是男右,女左,正中供奉佛像及经典,陈以铜、银制成的净水碗和酥油灯。地上多铺牛羊毛织成的毡毯及皮张等。待客时,男客一般坐右上侧,女客坐左上侧,主人坐左右下侧,便于招待客人。以农业为主的藏族同汉、回、土族等民族一样,一般以自然村为单位聚居在一起,住居同汉族的庄廓相同,只是内部装饰、摆设略有不同。如房顶上、墙头上或院内挂印有麻尼经的白、蓝布小旗。在玉树、果洛、黄南等一些峡谷地带的小块农业区,有一种称之为“碉房”的房屋。这种房屋的内外墙全部用片石和泥巴垒砌而成,外墙用石,其厚度都在一米左右。房屋多系两层的平顶建筑,个别也有三层的。下层为牛、马、羊等牲畜圈和杂用房,上层则为人的住室。房屋门窗很小,象碉堡的枪口,因而室内光线暗淡。房屋的椽檐、窗户及大门,施以重彩,颜色鲜艳,平时窗户外挂有白底黑边的帘子,富有民族色彩。碉房大都依山就势而建,高低错落,左右参差,远望犹如层层堡垒,颇为壮观。而在果洛班玛一带,当地藏族群众却居住着独具一格的楼房──碉楼。这种房屋大都修建在向阳的山坡或山顶上,上下分为三层,多用石头和木料砌筑而成。一楼主要用于圈养牲畜,或存放烧柴,二楼为居室,三楼一般贮藏东西。有趣的是,从楼下到楼上,每层都有一个形似天井的方孔,楼梯是一种用圆木做成的独木梯,圆木上砍有一个个可以踩脚的台阶,供上下走动。楼房四周全部用石料砌筑,并留有小窗,房内光线暗淡,比较阴森。只有二楼和三楼朝阳的一面建有一块不大的阳台,阳台周围筑有半米多高的围墙。平时,家里人都在阳台上休憩,或者用来晾晒东西。这种碉楼造型奇特,独具一格。

女性成人仪式

    在青海藏区,姑娘15岁前,一般都要举行成人仪式,表示她已经结束少女的生涯,步入成年人的行列。
    贵德、尖扎等地在举行成人仪式前,一般要由宁玛派(红教)僧侣根据姑娘的生辰等选定吉日。吉日前一二天,在宁玛派僧侣的主持下,进行梳头分发仪式,一般由姑娘的母亲或其他女性长辈将发辫解开,梳成若干条辫子(梳齿必须是奇数),用辫套套住,再戴上达合尼(一种镶有海螺等物的长条刺绣物,共三条,中间一条较长且宽,上端接脑后发辫,垂于腰背。两边的短条悬于胸前)。分辫后,亲友们都来邀请姑娘到自己家做客,并赠送盛有糖、枣等物的龙碗,以示祝贺。
    到选定的吉日,同家族和近邻都来祝贺,并帮助张罗。早晨,要派人携带酒、哈达等物在途中迎接阿香(舅舅)。当阿香骑马来到门口,则进行“数下马礼”(藏语称“巴丹”),在印有“雍仲”(万字纹)的白毛毡上,置放盛满青稞的升子。上插系有哈达的箭。升子四方的毛毡上将硬币摞起,一边摞,一边高声喊:“一……十……五百……八千……一万……”(实际为虚数),请阿香下马。阿香下马后,同村的女歌手们双人联唱。阿香则要送钱物,否则,难进家门。来到堂屋,宾主按一定的次序各入其座。阿香规劝姑娘的父母,要精心照管,教育好姑娘,使她生活愉快、幸福、并向姑娘送礼。其他亲邻这天也来送礼。尔后,在僧侣主持下,用净水为姑娘洗脸,污水倒入盛有灰土的木盘内,连同姑娘的鼻涕、唾痰等一起按规定的方向撒泼。最后,宾主一起同饮共欢,尽情歌唱,直至天亮方毕。
    乐都等地流行“戴天头”习俗,这也是一种成人仪式。这种仪式要求在僧侣主持下进行宗教洗礼(用柏叶水或奶汁洗脸,用花翎蘸净水洒向姑娘的头身、屋内等处),打醋炭(将烧红的三个拳头大小的河光石放入桶中,加入柏叶、茶叶、头发,注入陈醋,加上开水,用蒸气熏洗),都属于洁身清垢,洗去邪念的方式。由于步入成人行列,便和其他青年人一样,可以独立支配生活,同时,也享有选择恋人,追求爱情的自由。

婚    礼

    青海的藏族男女青年婚前交往自由,但婚嫁一般都要经过媒妁之口。据说,这是从吐蕃赞普松赞干布托媒向唐朝求婚后遣留下来的风俗,所以沿袭至今。一般都是男家托媒到女家求婚,女家应允后,媒人即回去复命,然后从男家拿几瓶酒,到女家同其父母及亲房叔伯等同饮,算是定婚,并当场议定财礼。过去送财礼,都是以牲口为主。男家根据家境情况,或成百只牛羊,或几十,或几只都可以,择吉日,先送一半,临娶时再送一半。女家回送马、氆氇、狐皮帽、牛皮靴、红布腰带、头巾等礼物。现在大部分聘礼都是布料、现金、衣物等。
    在藏族地区,青年男女多为自由恋爱,父母亲友一般不加干涉。至于求爱方式,或袒露,或隐晦,因人因地而异。有的以歌抒情,互吐衷肠;有的地方则抢姑娘的帽子、戒指、头巾等物(若姑娘不愿与其相好,可直接或托人要回。如默不作声,或直言相约,则是愿意结交朋友)。得到姑娘的应允后,小伙子可到姑娘处赴约。承受着频繁的约会,双方的感情不断深化,互赠信物,并向自己的父母表明心愿。在得到双方父母应允后,才能送聘礼,商定婚期。如不同意婚事,青年男女可私奔他处,等说服父母后,男方只向女方家送上奶牛、羊,便得到承认。在有些农牧区青年男女的婚姻,一般以“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为主要形式。当男青年看中姑娘后,便请媒人带酒、哈达等物前去说媒,女方同意婚事,则饮其酒,受其礼;否则,婚事告吹。女方允亲后,媒人再次带酒等去女方家商定聘礼。聘礼多寡不一,但一般不宜太多,以免近邻亲友议论。送过聘礼,可根据男女双方生辰选定吉日,准备成亲。也有的地区盛行由男女双方私下约定,出走成婚的习俗,但近年来逐渐减少。
    婚期前一天,男方派婚使和媒人携带酒、哈达等物(乐都地区则带一支系有哈达的箭)到女方家迎娶新娘。是夜,女方家则为姑娘进行宗教洗礼,梳妆打扮。有的地区还有骂媒人、戏婚使等习俗。次日,新娘拜过家神、祖先及父母,伴娘搀扶新娘上马。新娘在伴娘的陪伴下哭嫁,然后随送亲者、媒人及婚使等一同起程。
    在新娘一行到达男家之前,男方派人在离家不远的地方设路席,敬酒致意(玉树地区则举行交接新人马缰仪式,路旁横拉彩带,双方歌手以歌竞赛,若迎亲者唱不过对方,则敬酒致意。直到最后说服,这才剪彩,新娘下马)。当新娘来到门前,男方将撒有青稞、羊毛的新白毡铺在新娘马前,为媒人、送亲者献哈达,敬酒。妇女们扶新人下马,用奶汁为新娘洗脸,打醋炭(玉树地区过“燎火”),以洁身清垢,除灾避邪。入门后,喇嘛诵经祈祷,新娘新郎拜天地、家神及父母。礼毕,新娘入洞房,宾客入宴席。东部农业区宴席多设在羊圈,人们席地而坐(地上铺有草、毡等)喝奶茶,吃油果。有的地区端上面食,讥讽宾客,因是习俗,宾客全不介意。饭后,举行谢媒,女方为婆婆献“九毛救拉”(手工缝制的棉长袍)。最后宾主暖酒畅饮,双方歌手尽献歌技,歌声笑语彻夜不绝。从次日起,男方家属轮换宴请宾客,馈送礼物,延续三两日方毕。
    在有的地方还存在不同形式的“抢亲”习俗。在藏族古老的传统中,以为姑娘出嫁不经过一番抢劫,说明姑娘相貌不出众,或没人要。因此,要经过象征性的“抢亲”,来显示姑娘身价不凡。

节    日 

 

    藏族的传统节日主要有藏历新年、六月欢乐节、拉伊会、亮宝会、雪顿节、萨噶达瓦节、汲桑介曼曲、鲁热节、插箭节、祭拉卜孜、祭佛节、望果节、赛马节和塔尔寺四大观经会(又称如来四大经节,在农历正月、四月、五月、九月、)、酥油灯会(灯节)、晒佛节、燃灯节等,有的地区也过端午节和八月中秋节。
    藏历新年是藏族人民一年之中最隆重的节日。为了欢渡佳节,人们从旧历年十月初就开始作各种准备工作,如磨炒面,打酥油,炸果子,做新衣,办年货等。农业区藏胞还要扫房整院,粉刷墙壁,张贴年画等。除夕之夜,藏族人家也吃团圆饭。这顿饭须全家人(除非远走在外)都到齐了才能吃。有的地方过年还兴吃面团或煮饺。
    大年初一,多数藏族人家不相互串门拜年,而是从一大早起来,就换上新衣,洗梳打扮之后,全家坐到一起关门道吉,互致敬意,祝愿吉祥如意。也有的地方的人们,吃过早饭后,怀揣酒瓶,成群结队,走家串户,去给全村人和亲朋好友去拜年。
    欢乐节,一般都在农历六月中旬欢度。这时,草原上水草丰美,牛羊肥壮,气候宜人。藏族牧民身着盛装,带上食品,驮上帐篷到草原上安营扎帐,举行对歌、射箭、赛马、赛牦牛,摔跤、拔河、登山等具有民族特色的文体活动。

禁   忌

    历史上,藏民族受到佛家思想的长期熏陶。因此,许多禁忌与佛教有着密切的关系,有的甚至是世俗化了佛教教规。例如,青海广大藏区都有神山,在人们心目中,是山神的皈依之地,神圣不可侵犯。因此禁止在神山挖药材、狩猎、砍柴等。果洛、玉树等地有放生神牛之俗,禁止人们驱赶、出卖和宰杀。由于神佛是人们的保护者、救世主,因此农牧业区家家必设神龛,虔诚敬奉,吃饭、饮酒时,总要先敬神佛。禁止用煨桑的火和酥油灯接火烟、燃蜡烛等。在藏族地区,人们睡觉时,脚不能伸向上方,因为那里一般都供有神龛。人们认为世间万物皆由天神轮巡治理,神又分凶神和吉神,于是便有了吉日和凶日之分。当进行一些重大事情,如搬家、盖房、婚娶时,往往事先求神卜算,择取吉日。在人们看来,泉为江河之源。而江河则为龙王辖域。因此,禁忌挖泉引水。否则,将受到龙王的惩罚,或涝或旱。
    在旧社会,藏族妇女的地位一直十分低下,因而她们生活中的禁忌则更多。人们认为妇女是不洁之物,煨桑、点灯、集体祭祀等场合一般不让妇女参加,寺院规定妇女只能在一定范围出入。妇女遇见僧侣要躬身屈膝,不能仰视。妇女不能与男人同坐一席,更不能在上方就坐。公共场合,禁止妇女饮酒、吸烟。寡妇不能参加婚嫁仪式。
    由于游牧生活的需要,牧区家家养有藏狗,用以帮助人们放牧、守夜。人们对狗是十分敬重的,倘若有人打狗,便被认为是对主人的侮辱,因而会受到谴责,甚至报复。不能用枪射击秃鹫和老鹰,不能在拴牛套马的地方或羊圈里大小便。进帐篷或家门,忌讳抢门或不让而进。用水时,须用藏家的勺子舀水,并不得反舀反倒。忌用手随意抚摸男子头颅和帽子。忌用印有藏文的纸擦东西、当手纸。“家有家主,灶有灶神”,农牧业区都忌讳用脚踩灶或往灶中扔骨头等。藏族有着尊老爱幼的好风尚,鄙夷歧视、虐待老人的行为。年轻人接受或向长辈递送物品时,一般忌讳单手递接,否则,便认为是不礼貌的。在长辈面前,青年人不能戏闹、高声喧哗、谈情说爱,更不能唱“拉伊”。日常生活中忌讳对着客人咳嗽等。在饮食上,藏族一般不吃奇蹄类、爪类和鳞类动物。
    藏族家中有人生病或有产妇,一般在大门外或帐篷前堆有柴火堆,或白天把帐篷门帘放下来,禁忌生人进入。主人同意者则可以例外。

服饰和发式

    现在,除农业区和半农半牧区的青年多着汉装外,青海藏族不分男女老幼,一年四季均穿藏袍。藏袍一般都具有长袖、大襟、宽腰、无兜等特点。根据用料的不同,可分为羔皮藏袍、皮毛藏袍和布料藏袍三种。皮毛藏袍用鞣好的老羊皮缝制,衣边饰以布条。果洛等地的男袍用一掌宽的黑布缝边,再镶缝一寸宽的白布。而女袍则用大红和黑布缝两道边,大襟下摆用同色布块镶成旗角。玉树地区则用黑缎子或布缝边,并镶以氆氇、红布等。羔皮藏袍是走亲访友、节日集会的礼服。一般都配上黑、褐等色的缎面,下摆及大襟等处镶以水獭边、锦缎等。皮制藏袍的衣领大都用羔皮、豹子皮等质地较好的皮子缝制。牧业区地高气寒,因此毛皮藏袍四季皆用。而农业区则一般穿布料藏袍。布料藏袍有单、棉两种,根据气候变化更换。穿着藏袍时,将衣领高高提起,腰间系上腰带,使怀与腰背都形成大行囊。袍内配穿一件黄、白、咖啡等色的衬衫。天气暖和,或参加劳动时,则脱去衣袖,束在腰间,极为方便。  
    夏天,青海藏族都戴礼帽。礼帽边宽,既可遮日,又能防雨,一物多用。少女、少妇则喜欢在帽沿上插束彩绸花。冬天一般戴羔皮帽和狐皮帽。狐皮帽呈喇叭形圆筒,后开叉,帽沿上翻,皮毛外露。帽顶用各色彩缎做成。果洛地区用大红、黄、绿等色的毛呢做成大小层次分明的圆顶。
    藏靴式样不分男女,一般用黑牛皮做靴面。靴腰则用红牛皮或氆氇、石羊皮等缝制。毛毡做靴里,也有用双层布料做靴里的。玉树地区靴腰前有中缝,镶以锦缎,中缝两侧用红黄、绿等色线编织花纹,十分考究。
    东部农业区藏族男子不蓄长发。玉树、果洛、黄南等地则有蓄发之俗。发梢续以红、黑红穗子,梳成独辫,盘在头顶,辫穗垂于右子侧。藏族妇女均蓄长发,梳成若干小辫(农业区盛行双辫),辫梢用辫套套住,垂于背后,或压在腰带下。辫套镶有银盾、银碗、琥珀等装饰品。
    青海藏族,尤其是牧业区,不分男女,十分讲究装饰品。男性腰间都佩带精制的藏刀,刀鞘饰以白银、鎏金,刀柄镶有玛瑙等,多为骨柄。此外,随身携带精制的钱包、火镰等。果洛、玉树等地男女都戴手镯及镶有玛瑙的银戒指。妇女戴耳环(也有男性佩戴者)和项链。无论男女,胸前都佩戴精制的银质方形护符,盒内装有经文、佛像等。期望以此避邪消灾,平安幸福。

欢乐的草原盛会

    藏族是一个能歌善舞、热情奔放、喜爱运动的民族。藏族人民除了平时利用放牧或节假日唱歌跳舞、自乐自娱外,还在每年的夏秋季节,在草原上水草丰美、牲畜膘肥体壮的时候,举行各种欢乐的草原盛会。届时,人们选择地势平衍、水草茂盛、环境优美、交通便利的“神山宝地”作为会场,然后合家老少带上帐篷,赶上牛羊、骑上骏马,从四面八方汇聚到一起,参加各种活动。
    由于受宗教信仰和传统风俗习惯的影响,藏族人民的草原盛会大都带有浓厚的宗教色彩和地方特色。会上,人们除了举行种种宗教活动,如祭海、朝山,煨桑,敬佛之外,还要进行丰富多彩的文化娱乐和体育比赛,象赛马、射击、拔河、登山、摔跤、赛牦牛等。其中比较著名的有:海北州门源县和青海湖草原的赛马会,玉树结古草原的歌舞会,果洛大武一带的朝山会,玛多草原的献花会,乐都南山的射箭比赛等。
    青海湖草原的赛马会多在夏季举行。这时,青海湖两岸的草原草青花繁,牛羊肥壮,气候宜人。环湖周围的牧民们纷纷汇聚到这里参加声势浩大的赛马会。比赛有精彩的马上骑射,有惊心动魄的马术表演,有情趣盎然的赛走马等。马上骑射就是骑手跃马横枪,一边奔跑,一面射击,看谁马跑得快,枪打得准;马术表演则是骑手们在马背上表演各种复杂惊险的动作,如蹬里藏身、翻身倒地、拾哈达等;赛走马是专门比赛马的竞走速度,看谁的马走得快,走得稳。赛走马很象田径运动员的竞走,看谁的马走得快,走得稳,要求马既要行进速度快,又不能狂奔乱跳,因此,颇为精彩。赛马结束时,人们向优胜者献上哈达、美酒、茯茶等,以示祝贺。获胜的马还要披红挂彩,以示荣耀。

果洛大武等地的朝山会多在每年初夏举行。届时,人们在山上筑一高台,将酥油、糌粑、曲拉、青稞、茶叶、烧酒等堆积在台上,用柏树枝等柴禾点燃,然后由男性牧民乘牛骑马,簇拥着绕山而行,颂祝神佛,祈祷平安。继而举行赛牦牛、赛马等活动。赛牦牛同赛马不大一样。因为牦牛体态笨拙,腰粗背宽,奔走疾速,加之性情凶悍,跑起来忽左忽右,忽东忽西,时而狂奔,时而腾跃,很难驾驭。因此,赛牦牛比赛马更需要高超的骑术和顽强的意志。否则,很容易从牛背上掉下来。谁最先到达终点,谁就是冠军,最后要给予重赏。
    玉树结古草原的歌舞盛会,一般在每年7月底或8月初举行。这时,结古草原山青水秀,百花盛开,芳草迷目,风光无限。结古镇和周围的草原牧民一起带着帐篷来到附近的扎西科草滩安营扎帐,赛歌赛舞。玉树素有“歌舞之乡”的美称。玉树藏族的歌舞旋律激越,节奏明快,舞姿优美,动作豪放,具有鲜明的地方和民族特色。尤其是玉树特有的舞蹈音乐“卓”和“依”,欢快优美,动听悦耳,令人陶醉。歌舞会设在地势平坦、水草丰美的草地上围成圆圈,边歌边舞。歌舞中有优美动人的袖舞,有风趣别致的对舞,还有欢乐如狂的群舞,气氛异常热闹。歌舞会同时也是赛马会和物资交流会。人们在歌舞之余,赛马、赛牛、整个会场一片欢乐。
    乐都县南山的射箭比赛,一般与“花儿会”、物资交流会等同时举行。其中以射箭最为引人。赛前,各地的射箭手们精心用牛角和木杆铁簇羽尾制做拉力大、弹性强而醒目美观的弓箭。赛时,他们跨骏马,着盛装,蹬皮靴,拈弓搭箭,各显身手。万千观众或凝神静气,或欢声雷动,热闹非凡。获胜者则披红戴花,骑高头大马,被亲友簇拥而边饮敬酒,喜上眉梢,春风得意。得胜的小伙子倍受姑娘们的青睐,他们发出的是中的之箭,接受的却是爱神之箭。赛后,又各选歌手以射箭为题材对唱“花儿”,再显高低。人们载歌载舞,直到深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