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山水旅游黄页 > 旅游攻略 > 五年后再回澳大利亚

五年后再回澳大利亚

photos | 发布于2008-07-09 11:01:00 | 来源:转载 | 目的地:澳大利亚
在澳大利亚生活了这么几年,拿到了学位,得到了工作,办成了移民,最后再下决心回国,到现在已经五年了。那里对我来说,那好像已经成了一个遥远模糊的回忆,不再具有任何现实意义。直到我的移民期限届满,才想起要不要再过去看看。
打了几个电话给以前的同学、移民中介、猎头,才知道拜中国经济起飞之赐,澳洲的经济也非常好,人才市场异常火爆,以前的猎头张口对我开出15万年薪的条件,让我怀疑是不是在梦中。年底正好有时间、有机会,就过去看看吧。
下了飞机,先前那种新奇、忐忑的感觉就荡然无存了,因为悉尼几乎和我走的时候一模一样,不仅是街道,就连往来的面孔都似曾相识。我这次住的是达令港旁边的four points hotel喜来登酒店,以前记得在达令港散步时就经常看到这里,酒店没什么变化,只是价格飙升到了300一晚。晚饭在悉尼塔吃的,相当于上海的东方明珠,住了这么多年,以前从来没有想起要上来看看,现在才知道上面还有一个自助餐的旋转餐厅,价钱也不算太离谱,65块一个人。
早上六点醒来,换上运动服绕着达令港跑步。每到一个城市,我都喜欢住在市中心,然后一早一晚在市内跑步,这样可以更了解一个城市的精神。细细想起来,这个习惯还是始于澳大利亚,这里的生活简单而又健康,很多好的习惯都是那时候养成的。达令港是我当年经常来的地方。这里离市中心、唐人街都很近,一年到头又经常有各种免费的活动,比如水上音乐会、达赖喇嘛的讲座、华人主办的佛诞节等等,对于生活简单的悉尼来说,真是一个难得的看热闹的地方。有时候下班早,会徒步二十几分钟到这里,靠在木码头上晒太阳、看海鸟,直到夕阳西下,才去唐人街买一些叉烧什么的回家吃饭。
跑到浑身发汗,洗个澡约了几个朋友会面。当年毕业后,我是最早回国的,大多数人都是住满了两年,拿到了澳洲的国籍再回国,也有几个同学留守。五年过去了,他们也都有了很大的进步,当年我在西方人的公司找到了白领的工作不知道让多少人羡慕,现在大家也有了不错的工作,有个同学居然当上了澳航工程部的财务总监,这可是我们当年想都不敢想的。这主要得益于澳洲政府的务实外交政策,一左一右抱住美国和中国两条大腿并且左右逢源,经济在西方世界绝对是表现抢眼的。
中午在MLC Center附近的名品店逛,想给青青买个礼物,忽然一只手拍到我的肩上,然后有人叫我的名字,大惊之下回头一看,居然是Fred。他是一个投资银行家,当年帮我们公司处理过一些问题资产,我们董事长当时还曾将我借给他几个星期做了两个重组项目,所以也可以算是我以前的老板。这么多年没见,我几乎没有变化,他却老得快认不出来了,于是邀请我去他的办公室聊聊。他居然以为我一直在悉尼,说自己旗下有一家公司马上要分拆上市了,问我有没有兴趣过去帮他。我问起Geoff,他马上自告奋勇亲自带我过去找他,可惜Geoff出差了。对于Geoff,我一直心存感激,因为他对我有知遇之恩。当年我才到悉尼三个月,什么都弄不清楚,他居然半小时面试后就用了我,而且把他下面那么多小公司的账目放心交给我,从而为我日后的进步打下了坚实的基础。他是个亿万富翁,75岁了还天天工作,热心公益,对我的人身观塑造也有很大的帮助。这次没看到,真是可惜。
下午游了悉尼港,然后在the rocks附近转。这里也是我在悉尼走的最多的地方。当年刚在Geoff公司上班有过一段痛苦的调整期,适应后,工作就不忙了。澳洲工作节奏比较慢,加上一年到头几乎都是晴空万里,我中午饭后,经常用一两个小时散步,几年下来,半小时内能到的地方几乎都走遍了。The rocks离公司最近,是当年欧洲人最早登陆的地方,古迹和小店也最多,我对这里的皇家植物园、悉尼歌剧院及后面的几座小山都比当地人还要熟悉了。
主人晚上在悉尼海港旁的一家新派餐厅宴请。这里原来是一个仓库,现在改成了餐厅,由于到了圣诞时间,很多公司搞年会,所以满眼都是盛装赴宴的高挑美女。现在澳洲也流行十几道菜的冗长宴会,每道菜只有一只大虾加一个蘑菇之类的,其他时间就是一杯杯喝酒,从六点吃到11点,直到再也没有话可以说,不知道这个习惯是不是从中国学去的。回到酒店一点睡意都没有,又到达令港漫步再去健身房锻炼了一阵。
在悉尼住了三天两晚,我没有去母校新南威尔士大学和当年住的new town,想来那里也不会有什么变化。
飞机三小时后到了凯恩斯,澳大利亚北部的旅游小城。入住国际酒店,就在赌场对面。早上6点就被晃眼的阳光唤醒,出去跑步,凯恩斯太小了,40多分钟我就绕城跑了两圈,还把各条小街道都跑遍了。这里有点类似尼泊尔的博卡拉、云南丽江,店铺都是为旅游者服务的,基本都是旅游用品、网吧及各种档次的客栈。
早上坐船出海潜水。几年前我也来过这里潜水,大概没找对船,加上天气不好,感觉一般。这次的船不错,而且远远开到了一个海上平台,这里的珊瑚很好。先坐直升飞机在天上看了全景,然后又坐玻璃船、潜艇仔细看了地形,最后就开始潜水了。大堡礁如同水下城堡一般密布在澳大利亚北部,从天上看蔚蓝的海水和深色的珊瑚礁犬牙交错,在阳光照耀下有一种令人震撼的美。
以前都以为珊瑚是硬的、死的,这里的珊瑚却基本是活的,柔软的。由于珊瑚离海平面很近,只要浮潜就可以看得清清楚楚。后来,我干脆脱了救生衣和潜水面罩,只带上普通的游泳眼镜,时而在海面滑行,时而猛地潜到水底追赶热带小鱼,触摸珊瑚,一直游了三个多小时才恋恋不舍地回到船上。
第二天早上三点半就起床了,因为我们要到附近的一个小镇去坐热气球,一天当中只有早上很短的时间气流比较稳定,所以必须赶早。一上车就睡着了,醒来天已经蒙蒙亮,我们在山区穿行,周围都是农庄和果园。到了目的地,看到工作人员已经在忙着为三个热气球加热了,我们挑了一个颜色最鲜艳的,眼看着它一点点大起来,热气球比我想象中大得多,但是装人的篮子却又小的多,十几个人需要紧紧挨着才能装下。驾驶员是一个长相暴酷很象爱因斯坦的澳洲人,他带了很多煤气瓶,不停的加热,气球也就缓缓起飞了,还有一辆车同时启动追赶我们。气球飞过大片的农庄,还可以看到袋鼠在行进,澳洲的农民庄园一般占地都很大,粗放经营就足以过上很好的生活,有的考究点的,院子里还有很大的游泳池。飞了半个多小时降落在一片荒地,这时候汽车也到了,车上的其他游客上我们的气球,我们则坐车回去。
下午去玩漂流,是那种橡皮艇顺着激流而下那种,很刺激,和我们同行的还有一大批日本美女。据说,凯恩斯的开发日本人功不可没,很多酒店、商店、酒吧都是日本人开的,到处也能看到日文。最后过了险滩,忽然看到平缓的江水飘着很多穿救生衣的人—难道是日本人太没用,都翻船了么。这时候,我的船上的教练也鼓励我跳下去洗个澡,倒也是,这么一路下来,浑身基本湿透了,最后跳到河里去反倒痛快。这也就是在澳洲,国内的人一般不会玩得这么开的。
最后一天,乘坐一百多年留下来的下火车穿过热带雨林,到了一个以土著文化闻名的小镇。澳洲的很多小镇整洁宁静,很适合居住,比如这里,在懒洋洋的阳光下喝杯啤酒,心满意足。下午又坐二战时留下来的水陆两用站车在原始森林里面转了转。
最后一晚住在机场旁边的Stanford酒店。晚上没有出去了,和朋友们告了别,又来到酒店的露天平台游泳池眺望悉尼。这么多年后回来,悉尼的面貌还和我走的时候一样,而我的心情也和当时走的时候一样—虽然悉尼有很好的生活环境,也有不错的工作机会,但是毕竟不是我的家,改变不了我客居异乡的感觉。如果说之前还对要不要回悉尼有一些犹豫,那么,现在已经有了明确的答案了。

(俯瞰悉尼)

(大堡礁)

(热气球升空)

(大堡礁)

(大堡礁)
 
旅游线路推荐
暂无内容
酒店预订推荐
暂无内容
旅游景点推荐
暂无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