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山水旅游黄页 > 旅游攻略 > 到希腊触摸大地的肚脐

到希腊触摸大地的肚脐

photos | 发布于2008-07-09 09:21:00 | 来源:转载 | 目的地:希腊

  神殿讲述传说 宙斯降下巨石

    和中国一样,古希腊人认为自己是世界的中心,甚至以一块巨石作为这中心的标记。那巨石名“欧法罗斯”,意为大地的肚脐。前不久笔者到希腊旅游,特意去探访了神秘圣域的“大地之脐”。

  深山中的世俗享乐

  传说公元前6世纪,宙斯神在大地东西两端放出了两只白鹭。结果两只白鹭最终在德尔菲相遇,于是宙斯便从天降下巨石。从此,德尔菲就被希腊人认定为世界中心,这块巨石也成了“大地的肚脐”。

  德尔菲是一个距离雅典170公里的小镇,1987年被认定为世界文化遗产。前往途中高山峻岭,几乎看不到人烟。因此,当看到由广袤的建筑群构成的德尔菲遗迹时,谁都会平生惊艳之感。最显眼的阿波罗神殿虽然仅剩下六根高耸的圆柱与一片低矮的石基,但是那磅礴的气势,复杂的构造,仍然让人感叹不已。

  在古希腊的传说中,宙斯之子阿波罗射死了德尔菲的大蛇,取而代之成为德尔菲的主人。他借巫女比悠提娅之体降临人间,并在“大地之脐”前传授神喻。神殿入口两侧那些石砌的小房子,就是各国为了感谢神喻而建的宝库。里面装的是各国献上的豪华礼品。

  不能不提“德尔菲祭”,祭典每4年举行一次,既要演剧,还要竞技。虽然这一切是为神而为,但又何尝不是人们在自娱自乐呢。

  希腊人为此傍山修建了可以容纳5000人的圆形剧场,不用麦克,最上层的观众就可以听清台词。在神殿的左上方又建造了一个大型“竞技场”,白色大理石砌就的起跑线,巨石建造的跑道标识。这一切,是德尔菲的深山老林中藏着的生活快乐。

  真假肚脐都撩人

  宝库前面有一个灰色石锥,游客们都要停下来摸一下。这个石锥是“大地之脐”的雏形。传说摸了“大地之脐”就可以获得幸福。虽然只是个雏形,但是人们仍然乐此不疲。

  “大地之脐”的真品存放在遗迹旁的博物馆中。在博物馆入口处,一幅遗迹复元全景图吸引了我。高山之中,一座宫殿气派恢宏,我看呆了,甚至没有发觉爬到手上的虫子。终于,相机在我的大叫中应声而落,两名馆员冲了上来,以为发生了“恐怖事件”。等众人明白真相后,都松了一口气。怀着歉意,我找到了那块向往已久的巨石——“地球之脐”。举起劫后余生的相机,留下了永久的记忆。

    尼罗河是真主安拉对埃及的慷慨馈赠,他同时赐予埃及的,还有绿洲。埃及大部分国土是浩瀚的沙漠,星星点点的绿洲像绿宝石一样镶嵌在茫茫大漠之中,其中最遥远、最神秘、最传奇的要数锡瓦绿洲。

  无非是一个简单甚至于破落的小村镇,但锡瓦的特别,在于荒漠与丰饶的对比。从地中海沿岸行车约500公里后,转入沙漠公路约300公里,漫天的白沙、黄沙、岩石、荆棘……旅行者的状态心情从兴奋到新奇到昏睡到猜疑到忍耐到近乎绝望,然而,就从路边一抹鲜绿开始,到一棵棵骄傲挺立、茂密交织的椰枣树,到远处蓬蓬勃勃的葱绿,和隐隐约约的波光粼粼,好像海市蜃楼,人们开始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希望像火焰一样在心中燃起——原来绿洲就在眼前,锡瓦就在脚下。

  不知道两千多年前,寻找锡瓦的亚历山大大帝,带着他那精疲力竭、形容枯槁的部属们,闯过荒漠来到此地,看到那第第一棵鲜绿的椰枣树,心中作何感想?窃喜,作为一个现代世界的旅人,坐着舒适的空调大巴,喝着清凉的矿泉水,轻而易举地来到了锡瓦,还仍体验了一把亚历山大彼时的感觉,哪怕是千万分之一。

  这种感觉,是豁然开朗,是绝处逢生,是对神之造化的感激涕零---

  锡瓦位于埃及西部沙漠中,离利比亚边境不远,离开罗约800公里。千百年来,锡瓦一直是商队的临时驿站,曲折蜿蜒的路串连了锡瓦与外面的世界,也带来了莫大的风险,。传统的柏柏尔(Berber)文化一定程度上保留着原始的风貌,甚至独有的西威语(Siwi)也几乎原汁原味地保存了下来。约公元前6世纪,锡瓦建造了著名的阿蒙神谕所(Temple of the Oracle),使锡瓦成为了神圣之地。古希腊人视之为神居之所,还认为这是神明直接对人类下达旨意的地方,更有人将这里阿蒙神庙里的祭司当成神仙下凡,来锡瓦朝拜的人络绎不绝。

  历史上有两件事使锡瓦名声大噪:一是传说公元前525年波斯王冈比西斯二世征服埃及后,以“欲攻打阿蒙族,将他们贬为奴隶,并焚毁宙斯神谕所”为目的举兵攻打锡瓦,沙漠中突起罕见大沙暴,5万波斯人马消失得无影无踪,留下一宗千古悬案。二是亚历山大东征时的锡瓦之旅。公元前332年,亚历山大征服埃及后,为赢得埃及人心,确立希腊人统治埃及的正当性,亚历山大克服沙暴、迷路、高温、缺水等诸多困难,冒险进入锡瓦,以至阿蒙神谕所的主祭司认为他是“宙斯——阿蒙之子”,君权神授,接掌埃及是天命不可违!这两件事件在当时都产生了世界性的影响。

  走进锡瓦,半天时间,我们马不停蹄地将景点转了个遍,虽是走马观花,却大开眼界。不仅感概,在广袤沙海的保护下,现代文明虽然没有将锡瓦特色侵蚀殆尽,但锡瓦人却越来越懂得用真主的恩赐谋生计。“空中之城”、“亡者之山”、“梦幻岛”、阿蒙神庙、亚历山大神谕所、克里奥佩特拉泉、沙漠落日……一泉一碑皆有名,一山一庙皆成景。

  “空中之城”是锡瓦的地标,西威语叫Shaali,小镇中心一座依土丘而建的废弃土城,是锡瓦的制高点,也是锡瓦绿洲最早的居民区。当时,整个族群为了居住安全而聚居,随着人口的增长,密密麻麻的泥屋向上发展,以简练的外观、雷同的造型在绿洲中央形成一个不可思议的空中之城。后因房屋倒塌,居民迁出,被遗弃的居民区就形成极其壮观的空中废墟Shaali。

  “亡者之山” (Mountain of the dead),是埋葬古锡瓦死者之地。山丘曾层叠状,从丘顶俯视,密密麻麻的孔穴让人不寒而栗。孔穴中便是原本埋葬木乃伊的墓室,高级墓室的墙上和天花板上刻着神的形象,现在绝大部分墓室空空如也,现仅有一个保存完好的木乃伊墓室可供参观,有木乃伊和随葬品,这些生前企图得到永恒的锡瓦显赫人物,怎么也不会想到,他们费尽心机保存下来的躯体而今却昭然于天下。

  被西方游客推崇的“梦幻岛”还是那么郁郁葱葱、椰枣累累,泉涌的活水池碧绿清透,传奇的椰枣树仍横躺在水面,只是“梦幻之湖”如今几近干涸。阿蒙神庙已成断壁,亚历山大神谕所依稀记录着昔日的盛景……

  思古探胜的人们,总爱把丰沛的情感系在景观上,联想翩翩,唯恐错过每一段历史,每一个轶事。但走在锡瓦仅有的几条街道上,住在宛若村庄的旅社、路过夜不闭户的小商店、目睹破落的民居、触及清碧的泉水、穿过密密的椰枣树林……处处椰枣飘香,橄榄挂树,锡瓦的简单、纯朴更加让人流连。

  也许你会说,除却神的传说,锡瓦景色就好似许多埃及村镇。可是别忘了,这是沙漠的腹地,漫漫黄沙隔绝了世间的侵扰,却掩盖不了蓬勃的生机。黄沙与葱绿、荒漠与丰饶的对比,才是锡瓦最大的魅力所在。

 
旅游线路推荐
暂无内容
酒店预订推荐
暂无内容
旅游景点推荐
暂无内容